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誘他上癮:傅少的冷情罪妻 > 第一十五章 阿沛,這一次,我大概真的要死了吧

-

第一十五章阿沛,這一次,我大概真的要死了吧

讓她給葉朵兒道歉?

做夢!

她再卑微,再懦弱,再賤,都絕對不會給那個忘恩負義,害她家破人亡,搶她老公的小三道歉!

林婉婉漲紅著雙頰,感受著肺部地疼痛,喉嚨間堵著即將湧出來的鐵鏽味,讓她有些作惡,但始終倔強地不肯點頭。

“我......冇動她。”

傅沛惱了,力道又加重了幾分,彷彿要將她的脖子掐斷一般。

“林婉婉,彆讓我說第二遍!”

林婉婉瞪著那雙佈滿紅血絲的眼睛,冰冷而倔強地凝著傅沛,嘴裡溢位一口鮮血,艱難地罵道:“做......夢!”

聽到這話,傅沛心一抽,都這樣了也不肯低頭?

她果然還是那個林婉婉,倔強到絕不低頭的海城名媛。

傅沛鬆開手,林婉婉便順著牆向下滑落到底,左手重重下垂,連帶著藥瓶也掉到了地上。

一根輸液管早已變成鮮紅,看起來甚是嚇人。

傅沛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明明恨不得她死,可每次到了關鍵時刻,又偏偏下不了手。

這個女人,真的該死!

“林婉婉,你要是不道歉,我就讓你弟陪葬!我說到做到。”

小嘉......

林婉婉彷彿從地獄歸來的惡鬼,伸出血淋淋的手抱住傅沛的腳踝,聲音沙啞而乾澀:“彆傷害小嘉。”

“那就下跪!”

不,她不要下跪!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門忽然被推開,葉朵兒穿著病號服虛弱地晃了進來。

她咬唇,看著裡麵的場景,心裡在狂笑,麵上卻哭道:“阿沛,你彆這樣為難婉婉,她恨我也是應該的,你彆這樣......”

見葉朵兒都快要站不穩了,傅沛疾步上前將她抱在懷裡,柔聲道:“朵兒,你纔剛醒,到處跑什麼?”

葉朵兒柔弱地靠在他的懷裡,哭著搖頭道:“阿沛,我不想看你這樣,你和婉婉以前多麼恩愛,我都記得,可現在因為我......她恨我也正常,而且,我當時情緒失控,也捅了她一刀。”

說罷,她淚眼婆娑地看向林婉婉:“婉婉,你......還好吧?”

林婉婉聽得都有些想笑。

真該給葉朵兒發個小金人,不然都配不上她的演技。

傅沛聽了這些,原本消散的怒火又蹭地一下回來了。

他轉頭,收起柔情,陰沉著臉看向癱在地上憔悴不已的林婉婉:“林婉婉,你看看朵兒多麼善良?你又多麼惡毒?”

“她被你傷害了三次,一次流產,一次傷了腹部,而這一次,朵兒險些就冇命了,林婉婉,當真是我對你太仁慈了!”

仁慈?

嗬,果然是葉朵兒說一句,他就信,她說一百句,他也不會聽。

索性,林婉婉連解釋都省了。

她整個人都軟軟地靠在地上,身上地上都沾了鮮血,卻也不知道是哪裡流出來的。

或許是手上,或許是嘴裡,或許是腹部,又或許是大腿。

她的**遍體鱗傷,她的肺千瘡百孔,而她的心更是破碎不堪。

疼麼?

當然疼。

可哪有心疼?

半晌,她抬頭,因為缺氧紅了的雙眼看向傅沛,張開她蒼白而乾燥的薄唇,沙啞道。

“阿沛,你就當我惡毒,殺了葉朵兒三次好了。反正,我也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

說罷,她咧嘴,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你滿意了麼?”

傅沛陰冷地瞪著她,一雙深邃的眸子看不見底,彷彿是一個無底深淵,就好似林婉婉和傅沛的愛情一樣,深不見底。

“林婉婉!”

他怒喊她的名字。

每一個字都咬著念,彷彿想將她撕碎一般。

林婉婉隻是靜靜看著他,問道:“隻要你不動我弟弟,你讓我怎麼樣都行。”

見傅沛不說話,她從地上爬起來,絲毫不顧大腿上的殷紅,直接跪在了地上:“讓我下跪,對麼?我跪,要跪多久?”

傅沛的眸子瀰漫著寒氣,這個女人真的很會挑釁他,讓他不斷地因為她而情緒波動。

見狀,葉朵兒立馬抱住傅沛,雙腿癱軟向下滑,痛苦地說道:“阿沛,我想回家,我不喜歡消毒水的味道。”

聞言,傅沛斂了斂眸色:“但你才醒,不能出院。”

“冇事,你不是有私人醫生麼?家裡的床也舒服一些,而且也隻是需要每天輸液換藥而已,在家完全可以。”

被葉朵兒這麼撒嬌一來,傅沛有些煩了,但也冇有拒絕她,點頭道:“好,那等會兒我帶你回家。”

葉朵兒乖巧點點頭,又說道:“阿沛,讓婉婉一起回去吧,我們也好有個互相照應。”

聽了這話,傅沛皺眉道:“朵兒,你就是太好心了。”

話落,他俯身將葉朵兒抱起來,然後冷冷睨了一眼林婉婉,便走了。

人走之後,林婉婉跌坐在地上。

這就是她愛了四年的男人,當真讓人失望。

最後還是衛崇看不下去,找來了護士幫林婉婉重新包紮傷口。

晚上,還是衛崇過來接她。

“夫人,我們走吧。”

林婉婉點點頭,舉著柺杖艱難地走著,衛崇上前扶著她。

“謝謝。”

衛崇都覺得心疼,這麼堅強而又聰慧的女人,為什麼......

“夫人,您救過我,這一件事,衛崇一直記著。”

林婉婉一怔。

所謂的救過,不過就是衛崇發燒暈倒的時候,她照顧了他幾個小時,幫他叫了醫生而已。

冇想到傅沛的心是冷的,衛崇的反而是熱的,還真是鮮明對比。

回到彆墅之後,傅沛將葉朵兒送去了客房安頓好,下樓正好看到衛崇扶著林婉婉進門,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連他身邊的人都不放過。

他大步上前,從衛崇手裡搶過林婉婉,將她一路妥妥拽拽到了花園裡,指著冰涼的石子。

“跪下!”

林婉婉意外地聽話,乖乖地跪下。

石頭很膈很涼,讓她的大腿更加吃力,傷口很快就又開始流血,但林婉婉一聲冇哼。

傅沛的大掌捏起她的下頜,陰冷地看著她,一字一頓道:“林婉婉,收起你的媚態!跪在這裡好好反省,一直到我滿意為止!”

說罷,他轉身進了房間。

不到半個小時,伴隨著電閃雷鳴,大雨從天而降,將林婉婉瞬間淋濕。

她的頭髮和衣服全部貼在身上,冰涼透頂,傷口因為雨水的沖刷更是疼痛不已。

這雨和兩年前的那晚很像,不同的是,這一次,她不吵不鬨。

一個小時後,她便開始渾身顫抖,肺部的疼痛,讓她咳嗽不已,雙腿也快要支撐不住的時候,她忽然向後一倒暈了過去。

阿沛,這一次,我大概真的要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