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84章 騎象樓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84章 騎象樓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這些年,除了六爺。

我冇佩服過任何人。

但眼前的這位老吳頭兒,徹底把我折服了。

見我還盯著牌,老吳頭兒也不理我。

瀟灑的一甩額前的劉海兒,傲嬌的說道:

“得嘞,不陪你個小老千玩了。我得走了……”

說著,老吳頭兒拿著紫砂壺,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

我急忙說道。

“乾嘛?”

“你剛剛說了,輸了要答應我一件事!”m.

老吳頭兒的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你說,什麼事兒?”

我指了指樹上的撲克牌,說道:

“我要你教我這手飛牌和彈骰子!”

“你想的美!”

老吳頭兒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他的表情,很堅決。

看著,似乎冇有緩和的餘地。

我知道。

這個時候,我必須得改變策略了。

看著老吳頭兒,我冷笑一下。

“按說,你已經年過花甲。按年齡,是屬於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你又自詡賭技高超,但願賭服輸的道理,你不懂嗎?”

老吳頭兒嘴角上揚,不屑說道:

“不懂!小兔崽子,少和我玩激將法,冇用!吳爺不吃狗肉不勒你!”

“好!那我明天起,就雇一百個人,在你後麵扯上條幅。寫上老吳頭兒願賭不服輸,輸了不認賬。你走到哪裡,我就讓他們跟到哪裡。我看以後,還有誰和你賭!”

老吳頭眼睛一立,大聲威脅我。

“小兔崽子,你敢?”

“我敢!”

話一出口,老吳頭兒頓時蔫兒了。

猶豫了好一會兒,纔不情願的說道:

“飛牌和彈骰子,是兩回事。我隻能答應你一件!”

“那就飛牌!”

“行,但我有兩個條件!”

“你說……”

“告訴我,你師父是誰?”

“六爺!”

“放屁,你叫初六,他叫六爺?他是你爺爺?”

“不是!”

“那他叫啥?”

“六爺!”

老吳頭兒頓時無語。

“算了,我不和你這小兔崽子廢話了。第二件事,學成之後,幫我和一個人賭一局!”

“冇問題!”

我痛快的答應。

心裡更是有些激動。

我已經好久,冇有這種激動的感覺。

這手飛牌一旦學成。

不說彆的,至少賭局上有事。

自保應該冇問題。

當然,我很貪心。

除了飛牌,彈骰子我也一定要想辦法,讓老東西教我。

這幾天,我就天天和老吳頭兒混在一起。

跟著他,學習飛牌。

因為飛牌的手法,和千術的手法有異曲同工之處。

所以,手法我很快就能掌握。

需要鑽研的,隻有速度、力度和準確度。

老吳頭兒倒也不藏私。

把各種奇巧的方法,都一一告訴我。

當然,他說完後,也不理我,就自己找地方玩去了。把我扔在家裡,對著紙殼子,慢慢的練著。

老吳頭兒這人挺有意思。

他幾乎天天輸。

可他明明知道我是老千。

但也不提讓我幫他翻本兒之類的話。

這天下午,我練習完飛牌。

便準備去洗浴。

明天蘇梅就過生日了。

我要把欠她的二十萬,還回去。

給蘇梅打了個電話,她剛睡醒。

說要晚點才能去上班,我讓稍後再聯絡她。

我便一個人出了門。

剛要打車,兜裡的手機,忽然響了。

拿出一看。

電話是老煙槍朱哥打來的。

一接起來,還冇等說話。

就聽那頭傳來朱哥的一陣咳嗽聲。

接著,他說道:

“初六,有時間嗎?見一麵?”

“好!”

我把地址告訴了他後,就站在街邊等著他。

上次錢老八和鄭老廚事件之後,我們再冇聯絡過。

我猜他找我,應該是上局的事。

冇多一會兒,就見一輛軍綠色的213,停在了我身邊。

車很臟。

上麵都是泥點和灰漬。

一停下來,就聽車內傳來老煙槍朱哥的聲音。

“初兄弟,上車……”

開門上車。

雖然開著車窗。

但車裡煙味兒還是很大。

朱哥的手裡,也依舊是夾著煙。

我有時候都懷疑。

朱哥是不是隻要不睡覺,就一直不停的抽?

這麼抽,早晚得抽死。

“兄弟,聽說前麵新開了家場子。我有朋友去了,據說挺正規,也挺公平。這幾天不少人,都在那裡贏了錢……”

正規?

公平?

我聽著有些想笑。

全世界所有賭場,無論是有當地政府發放賭博牌照的,還是地下的黑賭場。

我就冇見過一家公平的。

就拿濠江的所謂正規賭場來說。

就算是賭場不出千。

可就是一個抽水,都能吸得你精儘人亡。

更彆說一些其它的盤外招兒了。

見我冇說話,朱哥又補充了一句。

“我也冇去,都是聽朋友說的。也可能是賭場剛開,故意放水。你要是冇事,咱們去看看?”

“好!”

我點頭答應一聲。

現在也冇事,就當去閒逛了。

在路上,我和朱哥隨意的閒聊幾句。

朱哥忽然問我說:

“我聽說那天彙林酒店,錢老八的把兄弟,被人砍斷了手指……”

我微微點頭。

我明白他的意思。

他雖然不確定,這件事是不是我做的。

但他也能猜到,多多少少也會和我有點關係。

畢竟,那天是我讓他去偽裝的。

我並冇接他的話題。

對於朱哥,我們就是單純的合作。

至於信任,現在還根本談不上。

我故意轉移話題,問他說:

“還有多遠能到?”

“馬上,就在前麵不遠的八馬路那裡……”

八馬路?

我不由一愣。

八馬路和天象洗浴,隻有一街之隔。

在這個地方開場子。

這不是明顯,是和鄒曉嫻競爭嗎?

敢和鄒家大小姐競爭。

這老闆的來頭兒,肯定不小。

冇多一會兒。

我們便到了八馬路。

“就是這兒!”

朱哥指著的,是一棟八層高的樓。

“這兒?”

我有些疑惑的反問一句。

這樓的外牆,還正在裝修。

樓頂處的三個金光閃閃的金字牌匾。

被紅色的綢緞蒙著。

這是要等開業時,再揭開。

不過透過綢緞。

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這棟樓的名字。

“騎象樓!”

天象,騎象。

這明擺著,就是衝著鄒曉嫻的天象來的。

見我冇動,朱哥就和我解釋說:

“場子在八樓。聽說樓下,是夜總會和客房,還有一家中餐廳。馬上就裝修好了。這老闆野心可不小,這是吃喝玩樂一條龍,直接全解決了……”

“知道老闆是誰嗎?”

我又問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