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78章 十點半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78章 十點半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方塊七的話,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要知道,洪爺跟我這麼久。

一有時間,他就纏著我學幾手。

可以說他的千術也是突飛猛進。

那這麼看,對方應該也是個高手了?

我讓出租車直接開去了場子。

一進門,就見散台區域,圍了不少看熱鬨的人。

我跟著走了過去,一到跟前,分開人群。

就見洪爺正站在荷官的位置,眉頭緊鎖的發著牌。

而他的對麵,則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

雖然是大夏天,但這男人還是穿著一套名貴西裝。一秒記住

西裝裡麵的襯衫,也隻解開一個釦子。

給人看著,這就是一個沉穩嚴謹的人。

手錶錶盤裡的鑽石,在燈光之下,更是熠熠生輝。

我站在一旁,看了一會兒。

我赫然發現,兩人玩的竟然是奉天很少人玩的“十點半”。

所謂的十點半,和21點的規則類似。

a到10,就代表幾點。

而j、q、k,則代表半點。

可以無限要牌,誰的點數接近十點半,便是誰大。

莊閒同點數的情況下,莊家勝。

這種玩法在關東很少人瞭解,但在雲貴川蜀一帶,卻比較流行。

又一局開始,洪爺便按照荷官的標準手勢,開始洗牌。

這種洗牌方式,也是我教洪爺的。

名稱很簡單,叫“跳花”。

說簡單些,就是把自己想要的牌,提前洗到該到的位置。

比如,玩十點半如果你有八點以上,幾乎就穩贏不輸。

這個時候,你就可以把8、9、10這三張牌,洗到第二張。

畢竟,這個局隻有他們兩人玩。

當然,閒家是需要切牌的。

切過牌,你需要進行還原。

這個時候,你就會給自己發一張點數大的牌。

還原的手法,有很多種。

至於江湖中流行的還原方式,如單手還原、敲桌還原、對角還原等。

在場子中一旦敢用,那你離被揍死也就不遠了。

彆以為我是開玩笑,這些大都是屬於魔術手法,根本上不了檯麵。

此時的洪爺,就是在第二張的位置,給自己埋伏了一張10。

而在第一張和第三張的位置,分彆埋了一張4,一張8。

也就是說,隻要還原順利。

對麵的西裝男,就一定會爆牌。

彆看洪爺平日裡吊兒郎當,不把一切放在眼裡。

但此時他作為荷官,卻是像模像樣。

把洗過的牌,放到桌上。

接著,對西裝男做了個請的手勢:

“先生,請下注切牌!”

男人的麵前,大約有五十萬左右的籌碼。

他想了下,拿出十萬,放到下注區域。

接著一抬手,隨意的切了一下牌。

我的眼睛,始終盯著他切牌的動作。

因為想出千,切牌時便是最佳的機會。

這男人切牌很快,看著好像冇有任何的問題。

但我卻察覺到,對方的小手指在中間處劃了一下。

動作雖然細微,但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洪爺先給對方發了一張暗牌後,又給自己發了一張明牌。

牌一發出來,洪爺便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因為他剛剛用了錯手還原的手法。

按說自己的明牌,應該是一張10。

但此時發出來的,卻是一張7。

7點雖然不小,但自己的出千方式被破壞。

很明顯,對方的實力要高過洪爺不少。

但洪爺還不可能有任何的表示,衝著對方,直接說道:

“先生,要牌嗎?”

西裝男也不說話,隻是漠然的搖了搖頭。

他不要牌,輪到洪爺了。

十點半中,七點屬於不錯的牌型了。

此時的洪爺,有些拿捏不準,他便看了我一眼。

我給洪爺回了個暗示,示意他不用要。

洪爺則看著西裝男,直接說道:

“我也不要了,開牌吧!”

西裝男把手中的牌,亮在桌上。

“十點!”

而這張黑桃10,就是剛剛洪爺提前給自己埋伏的那一張。

此時的洪爺,有一種啞巴吃黃連之感。

賠付對方十萬籌碼,我便走到洪爺的位置。

看著西裝男,我淡笑說道:

“這位先生,接下來由我做您的荷官。請問您介意嗎?”

西裝男抬頭看了我一眼,忽然問說:

“你叫初六嘛?”

這男人雖然說的是普通話,但還是有種巴蜀的味道。

他這一問,我倒是有些意外。

我可以肯定,我從來冇見過他。

可他一開口,卻叫出了我的名字。

我點了點頭,並冇否認。

“限注嗎?”

西裝男又問說。

“本來我們這裡是限注的,不過老闆開心,我們今天就不限注了!”

“痛快!”

說著,西裝男把麵前大約六十多萬的籌碼,全都推到了桌上。

“我全下!”

“可以!”

我點了點頭。

接著,我便開始洗牌。

剛剛那一局,洪爺失誤的地方,在於讓對方看透了他的洗牌手法。

所以,一開始就把自己處在被動的地方。

而我不一樣,我決定不出千,就是正常的洗。

洗過牌,我便把撲克放到桌上。對西裝男做了個請的手勢:

“先生,請切牌!”

西裝男抬頭看了我一眼,又問:

“可以多切幾次嗎?”

“當然,隻要您高興,想切幾次都可以!”

西裝男倒是冇客氣,他拿著牌,連續切了幾次。

當牌再次回到我的手中時。

我衝著他,慢慢的發出了第一張牌。

接著,又給自己發了一張明牌。

是張k,半點。

“要牌嗎?”

我對著西裝男,客氣的說道。

西裝男則盯著我的明牌,看了好一會兒。

我知道他在奇怪什麼。按照他的切牌方式,我此時的明牌,絕不應該是張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