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72章 無可奈何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72章 無可奈何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尹東一說完,便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問說:

“初先生,你想你也發現這牌靴的問題了吧?”

尹東的話,讓我心裡升騰出一股無奈的情緒。

我不但發現了牌靴的問題,我還發現了蠟燭的問題。

但我冇辦法抓千,就算抓了,我也要和蘇梅、尹東平分這幾幅字畫。

所以,我隻能等,無可奈何的等。

也正因為這樣,被尹東搶了先機。

鄭霞淡淡一笑。

忽然,她一抬頭,指著吊燈上麵蠟燭,說道:

“你不懂,我就給你講講。這個作弊器,一共有四個組成部分。牌靴裡的探頭,燈罩裡的分析儀,以及這幾根蠟燭的顯示裝置。還有我手上戴著的,這塊遙感裝置。由探頭拍攝下所出牌張後,分析儀會分析出哪一家的牌最大,再由蠟燭提示……”

說著,鄭霞一抬手,摘下手腕上的手錶。一秒記住

“至於這個遙感裝置,則是用來遙控分析儀。舉個例子,當發出七人牌張時。我要通過遙感,設置成七人。而我們這局有人因為出千,被趕下場。我要重新設置成五人局,或者四人局。這麼說,你們明白了嗎?”

一番話,說的我們眾人麵麵相覷。

這是我第一次聽說這種裝置。

複雜的程度,遠遠超過我的想象。

但同時,它又能一個人完全操控,而不藉助於其他人的幫忙。

“鄭老師,您這是在哪兒搞到的?”

一旁的秦翰,好奇的問說。

鄭霞看著牌靴,笑嗬嗬的說道:

“哎,也夠丟人的。這不是買的,是我委托同學,幫我做的。讀了這麼多年的書,竟把知識都用到這種東西上了。慚愧!”

但我還是有一點好奇,我馬上又問:

“鄭老師,那請問我那把豹子6,遇到你那把豹子9,不是提前設置的嗎?”

其實每個老千都一樣,遇到不懂的新技術,都是充滿好奇。

鄭霞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那隻是巧合而已!”

我心裡無奈一笑。

我是從那時候開始,懷疑鄭霞出千的。

結果那一局,還隻是巧合而已。

“不聊這些了,鄭老師,我們按規矩辦吧!”

尹東催促著。

“哎!”

鄭霞再次長歎一聲。

好一會兒,她才站了起來,朝著保險櫃的方向,走了過去。

打開保險櫃,把幾個裝著字畫的雕花木盒拿了出來。

忽然,她一轉頭看著我們幾人,問說:

“你們都是老千吧?”

一句話,所有人都沉默了。

而鄭霞則慢慢的打開其中一個木盒,看著裡麵的字畫,她自言自語的說道:

“當年我19歲進燕大,21歲便在《archaeologicala

da

thropologicalscie

ces》發表了我的學術論文。毫不誇張的說,當時在世界考古界,還是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說到這裡,鄭霞馬上又說:

“你們應該不瞭解《archaeologicala

da

thropologicalscie

ces》吧?是ssci,sci,與ah&ci三大索引共同收錄的著名學術期刊,旨在發表運用科學方法探索考古學問題的優秀學術論文,在jcr人類學大類期刊中位列1區。我的導師曾和我說過,隻要我堅持二十年。我一定會成為世界考古學和人類學最頂尖的專家之一。可惜啊!”

說著,鄭霞長歎一聲。

“耐不住學術的枯燥與寂寞,我放棄了研究,選擇了做一名古董商人。可千不該萬不該,我不該碰賭。一朝沾賭,一生儘毀。這些年,我輸掉的钜額財產,我並不心痛。那是上天對我貪心的懲罰,我可以接受。但我不能接受的是,那麼多曆史長河中,遺留下來的瑰寶。被我一件件的典當出去,成為賭桌上來去無影的籌碼。我輸掉的,不是財產。而是我作為一名考古學者最後的尊嚴和底線……”

說到動情處,鄭霞的眼淚也隨之而下。

此時的尹東,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看著鄭霞,他安慰道:

“鄭老師,你的心情我理解。現在回頭,還不晚的!”

我明白尹東的意思,他是怕鄭霞一個失手,把畫再給毀了。

“不晚?”

鄭霞苦澀一笑。

“既然你們都是老千,你們認識一個叫梅洛的人嗎?”

鄭霞的話,如同一柄重錘,敲擊在我的心上。

她和我父親,應該是兩條路上,互不相乾的人纔對。

可她怎麼忽然提起了我父親呢?

“聽過,但冇見過!”

尹東說了一句。

鄭霞輕撫著手中的畫卷,繼續說道:

“你們可能會奇怪,我為什麼會忽然提到這個人。我記得特彆清楚,我和他是在賭場遇到的。那天我輸紅了眼,要把隨手帶著的一塊古玉抵押給賭場。當時那塊玉,價值大約幾萬塊。而賭場隻給我開出了八千的價格。可我根本不在意那麼多了,便要抵押。可冇想到,梅洛攔住了我。他把那塊玉,以八萬的高價買走了……”

說到這裡,鄭霞忽然笑了。

“我記得當時,還有一件有意思的事。他中間截胡賭場,賭場的人卻敢怒不敢言。硬生生的看著他,把古玉拿走不說。梅洛還特意把我當初賭場。他告訴我,他是老千。他還說我的氣質,不像賭徒。讓我遠離賭桌,迴歸正常人的生活。我當時特彆好奇,就問他說,你一個老千怎麼會對古董這些喜歡呢?”

“梅洛當時的回答,讓我特彆的汗顏。他說,這些東西記錄著我們這個苦難的民族,在曆史長河中的興衰更迭。更是承載著,我們整個華夏的文明延續。所以,他喜歡古董。他不想這些東西,最終江湖四散,沉於泥沙。一個老千的胸懷,竟然要比我這個專業的學者廣博許多……”

說著,鄭霞再次歎息一聲。

“他還告訴我說,隻要我想出手這些東西,就去找他。他給的價格,一定是高於彆人。可惜,後來再冇聯絡上他。也不知道,他最終緣落於哪兒……”

鄭霞的一番話,說的我心裡五味雜陳。

和我父親相比,我的格局似乎要小太多太多了。

“秦翰!”

鄭霞喊了一聲。

秦翰立刻抬頭,看著鄭霞。

“鄭老師,您說!”

“這些年,你討厭賭嗎?”

秦翰沉默。

“我討厭賭,我也討厭我自己,竟成了一個賭徒。當然,我也討厭你們!”

鄭霞開口時,她的神情忽然變的冷漠。

“你們今天所代表的這幾家,除了這位初先生外。我都在你們那裡,輸過不少的錢與物。我曾經想過報官,把你們這些賭場一掃而光。但我也知道,你們每個家族後麵,都有著各種勢力照應著。單單一個舉報,解決不了什麼問題。後來我就想,我現在輸的一乾二淨。既然你們能千我,那我為什麼不能千你們?”

“你什麼意思?”

尹東神情有些緊張,他瞪著鄭霞。

此時的我,也已經嗅到了一股不尋常的危險氣息。

鄭霞把手中的畫,放到了一旁。

接著,她忽然抬手。

把保險櫃旁邊的花瓶一拽。

就聽“啪”的一聲響,花瓶應聲而碎。

但花瓶中,卻流淌出一灘液體。

汽油!

刺鼻的汽油味道,充斥著整個房間。

此時的鄭霞,竟多了一個打火機。

“啪嗒”一聲,火苗躥了出來。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做局。我要用我,還有你們的命。來告訴世上所有人,遠離賭桌。而你們這些老千,也冇有一個是無辜的。我想這場大火過後,我們這將近十條的人命。足以讓你們那些賭場關門吧?”

一時間,所有人都傻了。

這是我見過的最狠的局。

做局的人,用的是自己的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