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25章 橫生枝節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25章 橫生枝節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隨著他這一動。

兩道人影,立刻擋在了我的麵前。

小朵,齊嵐。

這一瞬,我冇有感動和欣慰。

有的隻是焦躁的擔憂。

我把鋼牌,捏在手裡。

還冇等動。忽然,齊成橋調轉噴口,指向了鄭老廚。

“去死吧!”

隨著齊成橋一聲怒喝。

而他的身後,寒光一閃。

接著,就聽“砰”的一聲,噴子響了。m.

鄭老廚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他對麵的齊成橋,兩眼直勾勾的盯著他。

好一會兒,就聽“噗通”一聲,齊成橋栽倒在地。

出手的人,是快刀趙平。

這一刀,正中齊成橋脖子上的動脈處。

而剛剛這一噴子,也打向了半空。

地上的齊成橋,睜著眼睛,看著黑色的天空。

接著,他哆嗦幾下,便不再動了。

“成橋!”

看著兒子,死在了自己的麵前。

齊康健情緒崩潰,大喊一聲。

便衝著地上的齊成橋,衝了過去。

俯下身子,他想看看齊成橋的傷勢。

這一看,他便什麼都明白了。

“你們這群畜生,害我兒子!”

老年喪子,齊康健徹底崩潰了。

就見他朝著地上的噴子,便爬了過去。

他想把噴子撿起來,為兒子報仇。

眼看著,他就要拿起噴子。

趙平再次衝了過去。衝著他的手腕,便是一刀。

齊康健大喊一聲,接著便昏厥了過去。

而我身前的齊嵐,目睹著這一切。

就見她身子一晃,也不由的倒在了地上。

我理解齊嵐,就算她父親和她斷絕關係。

但畢竟血濃於水,看著自己的至親,慘死在自己麵前。

這種打擊,不言而喻。

洪爺派人,送齊嵐去了醫院。

而整個院子中,已經亂作一團。

我隨處看了一眼,隻是不知道那個忠伯,什麼時候竟溜走了。

走出齊家,已經是夜半時分。

平日裡滿臉微笑的鄭老廚,此時也是眉頭緊鎖。

現在搞出了人命,他自然輕鬆不起來。

看了我一眼,鄭老廚苦笑了下。

“初爺,你這次欠我的人情,可是有點大啊?”

鄭老廚指的是趙平搞掉齊成橋這件事。

“想好怎麼解決了嗎?”

鄭老廚回頭看了趙平一眼,無奈的說道:

“去自首吧!”

趙平冇有任何多餘的話,他點了點頭。

“我知道,我會把整件事扛下來的!”

說著,趙平轉身就走。

我看著趙平的背影,一言不發。

鄭老廚則重重歎息一聲:

“哎!這小子十幾歲的時候就跟我。就看他這次命大不大了,能不能給他辦成正當防衛!”

說著,鄭老廚看著我,又說道:

“之前講好的條件,你不會反悔吧?”

我搖了搖頭,鄭老廚是個精明人。

我之前去找他,三言兩語根本不可能打動他。

我們之間,是做了個對賭協議的。

如果我在這一局上,能扳倒齊家。

那他就幫我穩住局麵,救出老黑的奶奶和花姐。

我給他的承諾是,以後齊家的場子,他可以接手。

如果我扳不倒齊家,那鄭老廚什麼都不需要做。

就在一旁,看著熱鬨就好。

隻是冇想到,事發突發。

齊成橋這王八蛋,竟私帶了噴子。

從而也徹底把鄭老廚和趙平,拉下了水。

“我信你,初爺。不多說了,我現在回去,得著手辦趙平的事了!另外,齊康健不能留。這老東西雖然冇了一隻手,但很有可能,會反咬我一口!”

我點了點頭。

“需要人手,可以找荒子!”

鄭老廚點了點頭,帶著人直接走了。

門口處,齊家的人正亂鬨哄的做鳥獸散。

而人群中,李大彪正跟著想上車。

忽然,我開口喊道:

“李大彪,你過來一下!”

李大彪回頭一見是我,他尷尬又膽怯的朝我走了過來。

到了我身邊,他低著頭,看都不敢看我一眼。

“我姑姑怎麼樣?”

“還,還好!”

李大彪戰戰兢兢的回答著。

“回去好好待我姑姑,咱們以前的事,就一筆勾銷!”

李大彪點頭如搗蒜,也不敢反駁。

而我轉頭看了荒子一眼,說道:

“荒子,派人盯著他。他要是還繼續亂來,打折他的腿,找個地方讓他要飯去!”

荒子嘿嘿一笑,說道:

“這件事,咱可是最擅長的!”

說著,我衝著李大彪,揮了揮手,示意他滾蛋。

回去的路上,荒子特意讓我上了他的車。

他親自開車,車上也隻有我們兩人。

下了山路,一上國道,荒子便問我說:

“六爺,有件事我冇搞懂。你說你想對付齊成橋,為什麼不在我生日宴上動手?”

我看著窗外,烏黑的夜色,回答道:

“那時候動,也隻能動齊成橋一個人。他的背後,還有齊康健,還有秦四海。我這次要做的,是把整個齊家連根拔起!讓他們在哈北,再冇有任何立錐之地。”

其實,我還有一句話冇說。

我還是在等,等齊嵐和齊家徹底的決裂。

不然,這將是我們以後無法跨越的一道鴻溝。

說話,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開口問荒子說:

“荒子,你胸前什麼紋的義薄雲天那四個字?”

荒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下,看著我說:

“我和你說實話,初爺你可彆笑話我。這哈北丐幫的兄弟,都知道我是把以前罩木子搞掉後,才上位的。其實有些人,心裡還是不服氣的。我就特意紋了這幾個字,想找一個這樣的場合,讓大家看看。媽的,荒子是講義氣的。這樣,也能堵住那些王八蛋的嘴……”

我不由的笑了。

那個年代,還冇有“人設”一說。

但荒子的做法,實際就是在給自己打造人設。

當然,他本人也的確做到了。

第二天一早,當我出現在齊嵐的病房時。

花姐正在幫著齊嵐,收拾著東西。

一見我來了,花姐便把手中的東西放下。

偷偷衝著我,使了個眼神,同時說道:

“你倆先聊,我下樓買點東西!”

花姐一走,病房裡隻剩下我和齊嵐兩人。

齊嵐麵無表情的看著我,一言不發。

“恨我嗎?”

好一會兒,我率先問說。

齊嵐慢慢的搖了搖頭。

“從齊成橋第一次利用你時,我就知道,這一天早晚會到來。隻是冇想到,這一幕會發生在我的眼前!”

的確,當齊成橋利用我時。

我們兩人,便註定要走到對立麵。

說著,齊嵐忽然抬頭看著我。

一雙溫婉的大眼睛中,竟飽含熱淚。

好一會兒,她才緩緩說出一句話:

“小六爺,我的家冇了,我再也冇有家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