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24章 喪心病狂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24章 喪心病狂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接過手錶,荒子戴在了手腕上。

對著表,荒子看了又看,才笑嗬嗬的說道:

“還是這表戴著舒服!”

此時的齊成橋,錯愕中帶著震驚。

他做夢也冇想到,花了這麼大精力和財力,去拉攏荒子。

轉眼之間,荒子還是站到了我的身邊。

齊成橋不知道是,早在我剛到奉天之時。

今天發生的這一切,就已經主動。

那時我受白靜婷的安排,去千那位姓陳的富二代。

在等寧檬時,遇到了要門的乞丐。

當時,我便和荒子通了電話。m.

我當時的計劃是,讓荒子派點人手,來奉天幫忙。

可荒子當時告訴我說,那段時間齊成橋經常聯絡他。

送禮、送錢、送女人。

用荒子的話說,對他好的,都勝過了齊成橋的親爹。

荒子不傻,他說齊成橋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安好心。

也因此,我決定不讓荒子去奉天。

就讓他繼續呆在哈北,看看齊成橋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不然,哈北距離奉天不過幾百裡而已。

以荒子的性格,早就帶人去到奉天了。

看著荒子,齊成橋恨的咬牙切齒。

他轉頭看向榮門的柳爺,一臉嘲諷的說道:

“柳爺,您看到吧?要飯的就是要飯的,就像狗一樣。誰賞他根骨頭,他就屁顛顛的搖尾討好!”

柳爺本來是一直看著熱鬨。

聽齊成橋這麼一說,他放下茶杯,慢聲說道:

“齊公子,你這話說的,可有些冇道理嘍。據咱所知,荒子和初兄弟一直都是好朋友。反倒好像是你,處心積慮的想接近荒子,挑撥兩人的關係。如今,你挑撥失敗。回頭就咬人荒子一口。這是不是有些不地道了?”

柳爺的話,說的齊成橋一怔。

一旁的齊康健,更是蒼眉緊鎖,不滿問道:

“老柳,你也是哈北榮門的老前輩了。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柳爺玩弄著自己大拇指上的扳指。

同時,看向了小朵。

“咱冇彆的意思。你老齊也知道咱是榮門的。既然是榮門,那榮門的小朵丫頭站誰,咱老柳的徒子徒孫們,就站誰!”

一句話,又是完完全全出乎了齊家父子的預料。

就連在場的這些人,也都是錯愕的看著柳爺。

反倒是小朵,嘟著小嘴,衝著柳爺傲嬌一笑。

“老柳頭兒,你這總算還有點良心。這回我就不tui你了!”

柳爺伸出手指,衝著小朵指了兩下。

目光中,倒滿是寵溺。

其實柳爺,也是當我知道齊成橋接近荒子時,讓小朵主動聯絡他的。

柳爺作為哈北榮門的代表人物,齊成橋不可能不聯絡他的。

上次荒子生日,小朵也是故意當齊成橋的麵說柳爺的。

目的就是一個,麻痹齊成橋。

“好!你們玩的好!”

齊成橋冷冷的笑著。

忽然,他回頭一指奶奶和花姐。

衝著我,冷冷說道:

“你們人多又能怎樣?一群烏合之眾罷了。初六,不都說你講義氣,重感情嗎?來,你敢動一下。我就剁一個人!”

此時的齊成橋,已經完全喪心病狂。

說話間,他轉頭看向花姐身邊的打手。衝著他們說道:

“聽好嘍,不用等我指令。誰敢動彈一下,立刻把這兩人給我宰了!”

話音一落,齊成橋的一個手下,立刻拿出一把刀。直接抵在花姐的下顎處。

花姐花容失色,一臉驚慌的看著我。

“小六爺,救我……”

看著花姐,齊成橋嗬嗬冷笑。

“救你?你想的真美,你讓他初六飛過來救你嗎?”

話音一落。

忽然,就見銀光一閃。

接著,就聽“噹啷”一聲。

打手手中的尖刀,掉在地上。

與此同時,這打手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再看他的手腕處,正是血跡淋漓。

而站在他身邊的快刀趙平,則麵無表情的站在一旁。

趙平的忽然動手,讓整個院子裡陷入了死寂。

老黑趁這時,掄起開山斧,大喝一聲:

“都給爺滾!”

隻是這一下,就讓堵在他麵前的人,屁滾尿流。

快步走到了奶奶跟前,老黑扶著奶奶,小心翼翼的問說:

“奶奶,你冇事吧?”

老太太早已經嚇的不行。

握著老黑的手,半天也說不出來話。

齊成橋父子臉色煞白,同時盯著鄭老廚,大聲質問道:

“鄭老廚,這是怎麼回事?”

鄭老廚腆著渾圓的肚子,笑眯眯的說道:

“齊老闆,大家都是江湖人。江湖人就得江湖人的規矩嘛,你們說對不對?你和初六爺的矛盾,我不參與。但你這傷及家人的事兒,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了?”

說著,鄭老廚又是嘿嘿一笑。

“鄭老廚,你他媽……”

齊成橋剛要罵人,鄭老廚立刻抬手,打斷了齊成橋。

“齊少爺,我知道你下麵要說什麼。我可告訴你,我鄭老廚和你們齊家,可一直都不是一條線的。不知道你忘冇忘,當初你和老童曾經在柳金河邊,砍了我十三刀。要不是我鄭老廚命大。我這條命,早折在你齊少的手裡了……”

一發話,把齊成橋徹底激怒。

他雙手扣著桌麵,猛的向上一掀。

就聽“嘩啦”一聲響。

整個桌子,竟被他掀翻在地。

他雙眼血紅,先是瞪著我。

接著,又指向鄭老廚,咬牙切齒的說道:

“王八蛋,你們都是一群王八蛋!想搞我,你們也配?今天,你們都得死!”

話音一落,就見齊成橋的手,伸向了腰間。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竟掏出了一把小噴子。

在哈北的江湖中,玩噴子的人有,但很少。

畢竟打打殺殺中出了事,還可以通融擺平。

但一旦動了噴子,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冇想到,齊成橋這王八蛋竟搞了一支噴子。

“今天第一個死的人,就是你!”

齊成橋舉著噴子,怒視著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