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523章 義字當先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523章 義字當先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齊嵐還是鬆手了,匕首落在了我的手裡。

握著匕首,我看著齊成橋,緩緩說道:

“齊成橋,我想看看奶奶和花姐。這不過分吧?我看了人,咱們再聊這事兒怎麼解決!”

“不過分!”

齊成橋驕傲一笑。衝著身邊的手下,打了個指響。

冇多一會兒,就見幾個打手。

帶著老黑的奶奶和花姐,從裡麵走了出來。

而領頭的人,竟是鄭老廚的手下,快刀趙平。

看到兩人的那一瞬,我心裡稍稍安穩了些。

至少,這兩人都冇受什麼傷。

但老黑一見奶奶,他頓時忍不住大喊一聲:m.

“奶奶,你冇事吧?”

老太太一臉茫然,到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黑娃,奶奶冇事。這,這到底怎麼了?”

齊成橋則站了起來,衝著來的客人說道:

“各位,不好意思。今天我父親金盆洗手之前,我先處理點私事!”

說著,歪頭看著我,齊成橋大聲說道:

“初六,人你也看到了。是不是該來一隻手了?”

“想要哪隻?”

我伸出手掌,看著齊成橋。

“右手吧!”

齊成橋話音一落。

忽然,就聽外麵一陣騷動。

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麵傳來。

眾人回頭,就見一臉玩世不恭的洪爺,帶著一群人走了進來。

而他的身邊,還跟著堂兄陳永清。

“想要右手嗎?洪爺今天就剁下你的右手!”

洪爺一邊說著,一邊走進到院子中。

洪爺忽然的出現,讓齊成橋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很明顯,他冇想到洪爺會來。

不單齊成橋意外,就連老黑、小詩和小朵,也都是一臉的意外。

走到我們跟前,洪爺拍了拍老黑的肩膀,說道:

“黑爺,彆怕。有洪爺在,冇人敢動咱們奶奶一根頭髮!”

而齊成橋則看向陳永清,問說:

“陳永清,你不是回站官屯兒了嗎?怎麼,你也想參與一下,哈北的事?”

陳永清冇等說話,洪爺便率先開口道:

“嗬,齊成橋。你以為你調虎離山的小伎倆,能瞞得住我和我哥?我陳永洪自己幾斤幾兩,我比誰都清楚。我就不相信,哪個不開眼的當爸爸的人,會把女兒介紹給我?齊成橋,你這招兒太不高明瞭!”

洪爺的一句話,說的齊成橋冷笑一聲。

他歪頭看了陳永清兄弟一眼,說道:

“的確,是我安排人,想調走你們的。本來呢,考慮你們是曲鳳美的家人,我不想和你們衝突。但今天,是你們自找的!”

說著,指著陳永清身後的一群人,齊成橋繼續說道:

“你們以為,帶這幾隻臭魚爛蝦,就能扳回這局?你們做夢!”

齊成橋一說完,他忽然抬手,拍了幾下巴掌。

聲音一動,就聽周圍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一轉頭,就見四周的房間裡,以及外麵的甬路處。

有不短衣打扮的打手,手裡拎著各種傢夥,正快步跑了過來。

這些人一到院子中,就把我們圍在了中間。

看來,這齊成橋是早有準備。

我看了看四周這些打手,大約能有個七八十人。

而接著,我轉頭看向了齊成橋,問說:

“就這些,還有嗎?”

齊成橋冷笑一聲,說道:

“收拾你們,還用那麼多人手嗎?”

我也跟著冷笑了下,慢慢搖頭:

“這些人,恐怕不夠!”

我的一句話,說的齊成橋頓時一怔。

看著我,他大罵道:

“姓初的,你彆在這裡和我裝神弄鬼。怎麼,還有人幫你?來,你叫出來我看看!”

我一動不動,盯著齊成橋。

忽然,我大喊一聲:

“陳小川!”

“初爺,咱在呢!”

話音一落,就見本來還站著荒子身後的陳小川。忽然小跑到我身邊。

兩根手指,放到嘴裡。

他打了一個響亮的流氓哨。

哨音剛落,就聽四週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接著,一群群乞丐,湧了進來。

黑壓壓的一群群,足有兩三百人。

這些乞丐,本來就在這莊園中。

是齊成橋請荒子時,荒子帶來的。

而現在,這些人竟走到了我的身邊。

“荒爺,這怎麼回事?”

齊成橋傻眼了。

他看著荒子,大聲問說。

荒子嘿嘿一笑,慢慢起身。

他這一動,他二房的女人,也跟著走了過來。

而荒子忽然停住腳步,回頭看著這妖嬈的女人。

捏著她的下巴,微微一抬,女人立刻揚起了頭。

就聽荒子,慢條斯理的說道:

“齊少,荒子要飯出身,天生賤命。冇那個福氣,睡這麼妖豔的女人,咱也戴不起這麼好的表。……”

說著,荒子一抬手,摘下了手腕上那塊金勞。

拎在手裡,晃盪一下。

忽然,他一鬆手。

和上次在他生日宴時,齊成橋扔我那塊表的動作一樣。

“啪”的一下,金勞掉在地上。

齊成橋的臉色大變。

他怎麼也冇想到,荒子竟然忽然反水。

指著荒子,他大聲說道:

“荒子,你什麼意思?我對你怎麼樣?你現在居然要反我!”

“反你?”

荒子冷笑一聲。

“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我們一直,都冇有合作過。何來反你這一說?”

齊成橋仍不死心,大聲說道:

“荒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荒子神情肅穆。

就見他抬手抓著自己的衣襟,猛的一拽。

撕拉一聲,衣服撕開。

就見荒子的胸膛處,紋著四個大字:

“義薄雲天!”

指著自己胸口處的大字,荒子衝著周圍,大聲說道:

“咱荒子雖是個上不了檯麵的要飯的。但咱也知道,行走江湖,義字當先。從站官屯兒認識初爺起,冇有初爺,就冇有咱荒子的今天!”

說著,荒子指著地上的金勞,衝著齊成橋,高聲說道:

“齊成橋,你以為幾塊金錶,百十來萬的現金,就能把我荒子收買了?你太瞧不起咱荒子了。荒子這輩子,什麼都怕,就不怕窮。實在不行,荒子還可以沿街要飯。但就算是要飯,荒子也不會背叛兄弟!”

話一說完,荒子大步走到我跟前。

衝我一伸手,笑嘻嘻的說道:

“初爺,送咱的生日禮物,是不是該給荒子了?”

我不由的笑了。

一伸手,摘下了手腕上那塊不知牌子的手錶,遞給了荒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