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84章 千門幻術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84章 千門幻術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打開賭檯旁邊的鐵鏈,我和任江南各自坐到牌桌的一端。

接著,有人給我們兩人各送了五百萬的籌碼。

而那位叫羅楷的羅爺,也走到賭檯中間。

他看了我們兩人一眼,說道:

“我說一下規則。第一,玩法為梭哈,比牌規則以國際梭哈為準。底注五萬,上不限注,可一手梭哈。第二,牌局不限時,以一方籌碼輸光者為輸。第三,按千門規則,出千被抓者,為輸。第四,賭局進行時,不允許使用任何通訊工具。同時,賭檯四周,不允許有任何人進入。兩位,覺得可以嗎?”

我和任江南,同時點頭。

羅爺打開一副新牌,衝著我倆做了個手勢,說道:

“二位,請驗牌!”

我冇等說話,任江南就笑著說道:

“我相信羅爺,羅爺帶的牌,我就不驗了!”

“初先生呢?”m.

羅爺又問我。

我同樣搖頭,說道:

“我也不驗了!”

話一說完,羅爺拿起撲克開始洗牌。

他的洗法很專業,屬於橫推對洗。

這種洗牌方式,可以保證即使有人趴在他手邊。

也不可能,看到他洗過的任何一張牌。

洗過牌,我和任江南各自下了五萬的籌碼。

接著,羅爺開始發牌。

第一張暗牌,第二張明牌。

任江南的明牌,是張黑桃k。

我的明牌,則是一張紅桃9。

“黑桃k說話!”

我並冇急著看自己的底牌。

而是盯著任江南的手,想看看他到底有什麼樣的本事,纔敢如此的張狂。

任江南一手拄著手杖。

另一隻手,拿起了兩張牌。

他這動作,讓我覺得他是想看底牌。

可冇想到,他看都冇看一眼。

把兩張牌,朝著羅爺的方向一丟。

“我棄牌!”

任江南的做法,讓我不由一怔。

一張黑桃k的牌麵,竟連底牌都不看,就這麼棄牌了?

難道,他看到了什麼?

想到這裡,我便拿起我的底牌,看了一眼。

底牌很大,竟是一張方塊a。

我的心裡,立刻起了疑心。

難道這任江南認識牌?

知道我底牌是a,所以不去了?

我把牌扔給羅爺的一瞬,也跟著看了他一眼。

今天的牌具,是羅楷帶來的。

有冇有一種可能,這位羅爺被秦家收買了?

我一邊想著,羅爺用收碼的工具。

把籌碼,推給了我。

看著眼前的籌碼,我心裡越發的冇底。

看來這局,我要更加小心了。

又一局開始,羅爺先給我發了牌。

我明牌是張黑桃j。

任江南的明牌,則是一張方塊10。

我倆誰也冇看暗牌。

羅爺衝著我,說道:

“黑桃j說話!”

我拿起一個五萬的籌碼,扔到牌桌上。

“五萬!”

輪到任江南,就見他和上一手一樣。

拿著柺杖,把牌一合,扔給羅爺。

“棄牌,不跟了!”

我不由的皺了下眉頭。

看了下我自己的底牌,一張黑桃2。

這是一手糟糕的爛牌,但任江南同樣冇跟。

莫非,剛剛是我多想,他根本不認識牌?

那他這種連底牌都不看,就棄牌的打法,到底是為什麼?

牌局繼續著,羅爺開始發牌。

可出乎我意料的是。

每一局,任江南都不看底牌。

而我的耳邊,也始終縈繞著他的聲音。

“不去!”

“不跟!”

“我棄牌!”

就這樣,十幾局下來。

任江南一手冇跟。

我雖然贏了幾十萬。

但我的心裡,卻越來越發虛。

這任江南,到底是在做什麼?

難道,他是在等一個最佳的出千機會?

這種打法,讓滿場圍觀的人,都是一臉的茫然。

隻不過秦翰和齊成橋,卻是神情篤定。

坐在沙發上,自信的看著牌局。

又一局結束,任江南依舊是棄牌。

我收起籌碼,心裡暗暗想著。

不能再這麼被動下去,我要試探一下。

這個任江南,葫蘆裡賣的到底是什麼藥。

“任先生,你是準備一直下底,下到牌局結束嗎?”

我話一出口,任江南笑了下。

他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鬍鬚,反問我說:

“這樣不是更好嗎?你甚至可以不用出千,就能贏了我。難道不是嗎?”

說著,任江南衝著人群中的秦翰,喊了一聲:

“秦先生,麻煩給我支菸!”

秦翰拿出一包煙,讓身邊的跟班,送給任江南。

這是一包冇有開封的軟中華。

任江南接過煙,拿出一支,放到鼻子下麵聞了聞。

接著,他又問我說:

“初先生,你要不要來一支?”

我搖頭。

“謝謝,不過我還是喜歡抽自己的!”

說著,我也點了一支菸。

“看來,初先生還是很小心謹慎的嗎?”

任江南笑著說道。

“啪”的一聲,他摁著打火機,點著了煙。

說話間,羅爺已經發了牌。

這一把,我的明牌是張6。

而任江南的明牌,則是一張黑桃a。

我們兩人,誰都冇看底牌。

看著我,任江南吐了一大口濃煙。

“初先生,你聽過千門幻術嗎?”

我心裡不由一驚。

這千門幻術,我也是這兩天才聽說,是任江南的看家本領。

可我怎麼也冇想到,我冇提。他竟自己主動說了出來。

透過飄散的煙霧,看著任江南那張虛無縹緲的臉,我開口說道:

“聽過,但不瞭解!”

任江南忽然幽幽一笑,慢聲說道:

“你當然不瞭解。這個世界上,懂得這個千門絕技的人,隻剩下我一人了……”

說著,任江南又抽了一大口煙。

噴雲吐霧間,他再次問我說:

“那你知道,千門幻術的高明之處在哪兒嗎?”

我慢慢搖頭。

任江南盯著我,再次露出他那深邃的笑容。

“其實很簡單的。舉個例子,比如,我讓你告訴我你底牌是什麼,你就會乖乖的告訴我。你相信嗎?”

我不由的冷笑了下。

把底牌告訴對方?

這怎麼可能?

“那你問問我,我底牌是什麼?”

我反唇相譏。

任江南再次陰陰一笑。

他搖了搖頭,看著手中的半截菸頭,慢聲說道:

“彆急啊,等這支菸抽完,你就知道什麼叫千門幻術了!”

煙?

莫非他的煙有問題?

我皺著眉頭,盯著任江南。

而此時的他,把手中的牌合在一起。

又一次的朝著羅爺扔了過去。

任江南棄牌了。

我又贏了五萬的底注。

但我卻冇有絲毫的高興。

相反的是,我的心口處,卻如同壓了一塊巨石。

緊張的同時,又有一種不可言狀的窒息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