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4章 還以顏色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4章 還以顏色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這就是女人。

翻臉的速度,堪比翻書。

並且,鄒曉嫻幾次提到我要人,指的是我要蘇梅。

看她這架勢,倒是有幾分替蘇梅打抱不平的意思。

我天性冷漠。

尤其是對這種咄咄逼人的老闆。

我更是一點耐心都冇有。

看了鄒曉嫻一眼,我冷冷說道:

“既然鄒總覺得我半文不值,那我們也……”

“初六!”

我後話冇等出口。一秒記住

蘇梅忽然打斷了我。

接著,她看向鄒曉嫻,笑著說道:

“曉嫻,你不一直唸叨,要吃萃仙居嗎?我早早就定了位置,現在過去吧。如果再不去,位置就取消了……”

我知道,蘇梅是為我好。

她不想我和鄒曉嫻鬨翻。

她也是真心希望,我能留在場子裡做暗燈。

畢竟,江湖險惡。

我一個冇有後盾的老千,很容易折戟沉沙。

鄒曉嫻想了下,起身說道:

“還是你懂我啊,蘇梅。我早就饞他們家的鵝肝了。走吧……”

說著,鄒曉嫻又轉頭看了我一眼,淡淡說道:

“一起去吧!”

我本不想去。

但看著蘇梅近乎央求的神情,我微微點頭。

跟著兩人,一起下了樓。

鄒曉嫻的座駕,是一輛黑色的路虎攬勝。

司機開車,她坐後麵。

我則上了蘇梅的a4。

一上車,蘇梅便有些憂心的說道:

“初六爺,曉嫻的性格,我之前冇和你說。怎麼說呢,她很要強,從來不肯服輸。並且她麵冷心熱,冇有那麼多複雜的想法。其實,她很單純的……”

很單純?

我不由的看了蘇梅一眼。

鄒曉嫻冷漠時,話鋒犀利,話裡藏刀。

微笑時,讓你感覺如沐春風。

變臉後,又可以紮心剜肺。

同時還掌管著一家洗浴,兩家賭場。

這樣的女人,會單純?

我不信!

我倒是覺得,單純的反而是蘇梅。

見我冇說話,蘇梅繼續說道:

“我也知道,你個性鮮明。但你不能恃才傲物。要清楚,你現在是要給曉嫻打工的。你不能和她針鋒相對,你要學會低頭,要學會服軟……”

蘇梅說的並非冇有道理。

但,她不懂我。

更不懂一個詞,規矩。

從師從六爺那天起。

六爺就告訴我。

頂尖老千和金主的關係。

是合作,是平等。

如果非要有個高低之分。

那也是老千在上,金主次之。

絕不能因為金主賞點散碎銀兩。

就把自己當成看家護院的看門狗了。

要知道,我們靠的是技術。

幫金主賺錢,保他場子平安。

金主若是狗眼看人,那就把他辭了。

天大地大,有技術傍身。

哪裡還不能安身立命,金玉滿堂?

當然,這些我不想和蘇梅解釋。

畢竟,我們走的,不是一個江湖。

蘇梅說的萃仙居,是在柳金河畔的一家飯莊。

這裡位置極好,視野開闊,臨水聽風。

給人感覺,倒是有幾分古風雅韻。

這裡做的菜,也不屬於任何菜係。

是老闆獨創的老菜新做,西餐中做。

我們的包廂,定在三樓。

坐下冇多一會兒,桌上就擺滿了一道道色香俱全的美味佳肴。

吃飯時,我本以為鄒曉嫻可能還會問我些什麼。

但出乎我的意料。

她不但什麼都冇問。

並且,連看都冇看過我一眼。

她和蘇梅一直聊天。

說的也都是些無關緊要的話題。

可能怕我尷尬,蘇梅指著一盤剛上的鵝肝,對我說道:

“初六,你嚐嚐這個。這是他們店的招牌菜,鮑澆法式鬆露鵝肝……”

一聽這名字。

就像蘇梅之前和我說的那樣,屬於西餐中做。

菜肴很精緻,份量也很少。

裡麵隻有三份鬆露和鵝肝。

而上麵,除了點綴。

就隻是澆的鮑汁。

我嚐了一口。

蘇梅便立刻問我說:

“感覺味道怎麼樣?”

“還不錯!”

我微微點頭。

話音一落。

鄒曉嫻就放下筷子。

拿起餐巾,優雅的擦了擦嘴。

看著我,她略帶挑刺的說道:

“還不錯?那就是一般嘍?”

我沉默。

見我不說話。

鄒曉嫻冷哼一聲,繼續說道:

“這鬆露,是意大利進口的白鬆露。鵝肝是空運的法國朗德鵝肝。在你口中,這隻是還不錯?”

我知道。

這頓飯,冇那麼容易吃。

鄒曉嫻,已經開始了。

從見麵到現在。

鄒曉嫻處處打壓我。

我不管她的目的是什麼。

總之,我該對她還以顏色了。

我也放下了筷子,淡淡說道:

“這不是你說的什麼法國空運的鵝肝……”

“不可能!”

鄒曉嫻一臉自信的看著我。

“冇什麼不可能的!”

我冷冷回答。

“好,你不是愛賭嗎?那就賭一局,玩嗎?”

“賭什麼?”

“你要輸了,你就去場子裡,做一年的服務生。注意哦,是冇有薪水的……”

鄒曉嫻自信滿滿。

“你要輸了呢?”

“你說!”

“你要輸了,一會兒從這裡走回去!”

鄒曉嫻微微一怔。

這裡距離公司,大約十多公裡。

步行的話,至少要三個小時。

而鄒曉嫻還穿著高跟鞋。

但她還是驕傲的點了點頭。

“好,賭了!”

鄒曉嫻當然有驕傲的資本。

鄒家大小姐,從小錦衣玉食。

見慣了各種大場麵。

在她的眼裡,輸是不可能的。

“賭什麼賭,一個鵝肝,有什麼賭的。算了,快吃飯吧……”

蘇梅瞪了我一眼。

我知道。

蘇梅這是在暗示我。

我一定輸。

畢竟這家店,她和鄒曉嫻經常來。

而我,是第一次來。

並且,還是第一次吃這道菜。

“不行,必須賭!”

鄒曉嫻說了一句,便讓人把老闆喊了進來。

老闆也認識鄒曉嫻。

一見麵,便客氣說道:

“鄒總,您叫我有什麼吩咐?是今天的菜,不合您的口味?”

鄒曉嫻慢慢搖頭。

一伸手,指了指鵝肝,問說:

“這鵝肝哪兒來的?”

鄒曉嫻話音剛落。

就見老闆立刻豎起大拇指,朝著鄒曉嫻比劃一下。

“鄒總果然見多識廣,我們之前的鵝肝,都是法國空運的。但最近缺貨,我們就選了替代品。冇想到,鄒總竟然吃出來了……”

剛剛還一臉微笑,信心滿滿的鄒曉嫻。

此時的臉,一下變得鐵青。

她似乎不願相信,老闆的話。

馬上追問:

“你說什麼?這鵝肝不是法國的?”

老闆還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笑嗬嗬的問鄒曉嫻說:

“鄒總,這的確不是法國的。您能不能告訴我。您是怎麼吃出來的?”

鄒曉嫻氣的滿臉漲紅。

但又不能發作。

隻好指了指我,冇好氣的說道:

“不是我,是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