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412章 套池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412章 套池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和賀小詩,進了一個房間。

這房間和我下午去的差不多,也是一個套間。

裡外分彆有一個專業的德州牌桌。

裡麵的桌上,已經坐了九個人。

外麵這一桌,隻有四個人。

三男一女,女人看著能有四十多歲。

體態豐腴,穿金戴銀。

她叼著一支菸,正大口的抽著。

最讓我意外的是,這三個男人中。

竟有下午幫洪爺贏了二十萬的房楚開。

他也看到了我倆。一秒記住

衝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賀小詩看了一下,衝我低聲說道:

“看這架勢,今天隻能打短桌了。一起來?”

賀小詩所謂的短桌,指的是六人桌。

而六人以上,稱之為長桌。

低於六人,又叫超短桌。

人數的不同,也決定打法的不同。

其實我本來也想試試,在不出千的情況下。

像我這種智商的人,到底能不能打好德州。

想到這裡,我便點了點頭。

這局玩的不小,是1000小盲,大盲2000。

而小盲大盲,可以理解成這兩家被強製下底。

在德州中,就算你再有錢。

你一手買入的籌碼,也不能高於大盲的200倍。

畢竟深籌玩家,也就是說籌碼多的人。

在場上,優勢要比短籌玩家大許多。

說白了,錢多的優勢,總是大於少的。

我倆各買了十萬籌碼,便上了桌。

我坐在槍口位,和賀小詩中間,隔著房楚開。

荷官洗牌的手法很專業。

發過牌,我隨手看了一眼。

運氣不錯,竟然是一對10。

我首先下注,拿起籌碼,直接下了六千。

“3bb!”

這意思是三倍的大盲注。

我下家的房楚開,看了一下牌,選擇棄牌。

輪到賀小詩時,她看了我一下,選擇跟注。

剩餘三家,全都棄牌。

不過,最引我注意的是那個胖女人。

我進來這麼一會兒,她已經點了第二支菸。

看她這抽菸架勢,不亞於老煙槍朱哥。

見隻剩下我們兩個,房楚開開著玩笑說:

“反正你們也是一起的,不如把底池分了算了……”

我知道,賀小詩是要找比賽的感覺。

我也怕她因為隻和我對手,怕她不好意思下注,便特意說道:

“賭場無父子,更何況朋友呢。小詩,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賀小詩燦然一笑,點頭說道:

“這樣最好!”

荷官削了一張牌後,發了三張公共牌。

jc,2h,td,彩虹牌麵。

也就是梅花j,紅桃2,方塊10。

第一輪翻牌,我就中了三條10。

莫非,我的賭運真的不錯。

不過,我並不著急。

開始審賀小詩的牌。

第一輪,我是三倍的大盲,賀小詩選擇跟注。

那她手裡有對子的可能,也有連續兩張同花的可能。

當然,也有ak的可能。

想了下,我決定下個適當的籌碼。

一邊試探,一邊誘她入池。

想到這裡,我拿起一萬的籌碼,放到桌上。

“一萬!”

賀小詩猶豫了下。

她抬頭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像他們這種德州高手。

喜歡通過察言觀色,來猜測對方的牌型。

而我也不看她,掏出一支菸,隨意的點上。

“拿到大牌,有點緊張了?”

賀小詩忽然笑著問我。

嗯?

她是看出來我是三條10,還是在試探我?

我麵無表情的看著她,也不說話。

“我跟了!”

說著,賀小詩放了一萬的籌碼。

這一回,我必須重新審視賀小詩的牌了。

她撞上了頂三條?

有這種可能。

如果是三條j,那我的勝率隻有4.34%。

可要是三條j,為什麼不反加我呢?

難道我在誘她入池,她也在反誘我?

還有一種可能,她是qk、qa,或者ka。

加上底牌的10、j。

她有買順子的可能。

一時間,我有些後悔。

剛剛的注碼下少了。

如果多下一些,她是不是就冇有買的可能了?

我正想著。

荷官已經發出第四張牌。

一張梅花6。

對我倆的牌,都不會有什麼影響。

這一回,我決定加大注碼。

想了想,我拿出三萬的籌碼,放到桌上。

“三萬!”

輪到賀小詩了。

她和剛剛一樣,依舊沉默。

臉上看不出,任何神情的變化。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著。

好一會兒,賀小詩纔拿出籌碼,選擇跟注。

這一瞬,我不由的鬆了口氣。

現在可以斷定,這丫頭的確是買順子。

她手牌應該是qk同色上來的,現在在買兩頭順。

荷官發出最後一張河牌,是張黑桃5。

現在牌局明朗了,我也不用想那麼多。

桌上還剩下五萬四的籌碼。

我就是alli

賀小詩也不會跟。

我乾脆拿起一萬的籌碼,扔到桌上。

“一萬!”

賀小詩抬頭看了我一眼,問我說:

“怎麼減注了?”

德州桌上,牌局進行中的對手,是可以互相說話的。

但是棄牌玩家,不可以給進行中的牌手,任何關於牌局的建議。

“下大注,你不也是棄牌嗎?”

我實話實說。

話音一落,賀小詩淡淡一笑。

“是嗎?那我alli

……”

嗯?

我頓時傻眼了。

賀小詩竟然反打我,她是什麼牌?

真的是三條j?還是在偷雞?

其實,我很清楚。

她三條j的概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以上。

可我還是覺得,她有偷雞的可能。

本來,我是在誘惑她。

可現在,我卻套池了。

棄還是不棄,這是一個問題。

我在乎的不是錢。

而是我想看看,除了出千之外。

我到底適不適合,做一個真正的牌手。

“三條j?”

我學著賀小詩的口氣,反問她。

“有可能。也有偷雞的可能。還有抓你詐的可能!”

三種可能,我應該選擇哪一種呢?

“跟了!”

我把桌麵上的籌碼,全都推了出去。

接著,我便亮開了牌。

賀小詩也笑了下,她把自己的牌,也亮開了。

三條j,冤家牌。

我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挫敗感。

第一手,我便被她死死套牢,輸的精光。

莫非我不出千,也隻能做個棒槌?

一旁的房楚開,卻安慰我說。

“這牌不冤,三條10誰也不能棄!”

真的嗎?

可我明明聽六爺說過。

真正的高手,讀的不是自己的牌,而是對手的牌。

我正沮喪,房門忽然開了。

一轉頭,就見郝世文竟走了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