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368章 資料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368章 資料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四叔的資料不多。但是郭雙的資料,卻著實不少。

郭雙,男,38歲。畢業於某大學法律係。

從小家境貧困,大學是被好心人資助纔讀完的。

畢業後,先是從事律師助理工作。

後靠自己出色的業務能力,成為哈北某大律所的合夥人。

同時,還兼任多家大型公司的法務顧問。

和妻子兩地分居,唯一的兒子目前跟著母親。

在哈北,郭雙人脈極廣。

政商各界,都有不少朋友。

除略有好色之外,再無不良嗜好。

目前已知的情人,有兩個。m.

一個是剛大學畢業的律所實習生,岑瑩瑩。

岑瑩瑩背景乾淨,不諳世事。

對郭雙完全是崇拜仰視。

郭雙的事,她應該一概不知。

另外一個,則是皇平ktv的老闆,秦淮豔。

秦淮豔48歲,目前和郭雙屬於半分手狀態。

兩人平日裡,聯絡並不多。

至於為什麼冇有分手,目前還並不知情。

看著這份資料,我心裡暗暗想著。

想要尋找郭雙的突破口,那個岑瑩瑩肯定不行。

要下手,也隻能從這個秦淮豔下手。

說著,我便轉頭看了一眼,也正和我一起看資料的洪爺。

洪爺怎麼可能不知道我的意思。

他眼睛一瞪,立刻說道:

“我這人可挑食,咱們可提前說好了啊,這個秦淮豔都48歲了,你可彆指望我去勾搭她。我最近禮佛,準備吃素,不近女色了……”

說著,洪爺便立刻起身。

特意選了個離我遠的位置,警惕的坐了下來。

而小朵和老黑見洪爺如避瘟神的樣子,都不由的笑了。

其實,我剛剛還真有這個想法。

不過一想這年齡,和洪爺母親都差不多了。

讓洪爺出手,的確有些難為人。

看著手中的資料,我心裡默默的想著。

秦淮豔,ktv,老闆。

這三個詞語混雜在一起,讓我忽然想起了一個人,陶花花姐。

這種夜場,花姐肯定會有所瞭解。

想到這裡,我便掏出手機,給花姐打了電話。

為了讓大家都能聽到,我還特意摁了擴音。

電話一通,就聽對麵傳來花姐妖嬈的聲音:

“哎呦,如日中天日理萬機的小六爺,怎麼還有閒心,給我打電話呢?”

花姐是在故意諷刺我。

很顯然,她對我平日裡不聯絡她很是不滿。

“不好意思,花姐。之前去津門,一直忙。也冇來得及聯絡你……”

“切!”

花姐嘟囔了一句。

“那你告訴花姐,想冇想花姐啊?”

話一出口,小朵三人同時看向了我。

尤其是小朵,她秀眉微蹙,瑩亮的大眼睛裡,竟帶著幾分敵意。

我頓時有些後悔,就不該用擴音。

可現在有求於花姐,我還不能不回答。

看了一眼洪爺,我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他回答趙瀟瀟問題時的樣子。

我便立刻說道:

“我當然想你啊!”

話一出口,電話那頭的花姐,立刻咯咯的笑了起來。

而此時的小朵,眼神瞬間陰冷。

圓潤的小臉蛋兒,更是氣鼓鼓的。

“花姐在我心裡,一直是我的親姐姐。我不可能不想你……”

我話一出口,小朵的眼神終於緩和了。

我不明白,這丫頭的神情怎麼變化如此之快?

而花姐的笑聲更大了。

“哎呦,還是江湖磨練人哦。我們以前連笑都不笑的小六爺,現在都學會貧嘴了。說吧,找花姐又想打聽什麼?”

我冇等開口,花姐便猜到了。

這也正常,花姐是人精。

在燈紅酒綠,紅男綠女中謀生,讓她學會了看人聽心的技能。

我也不拐外抹角,直接問說:

“花姐,你和皇平ktv的秦淮豔熟悉嗎?”

“我知道她,但不熟。皇平是個挺老的場子,是秦淮豔承包的,不能算是她的。好像生意也一般,平時隻接待女客,不接待男客……”

哦?

我有些奇怪,還冇等問,花姐又介紹說:

“哎呀,說白了就是給一些空虛寂寞的富婆,尋歡作樂的場子。不過聽說生意不行,但前幾天我還聽彆人說,他們那裡正招男公關呢?”

招男公關?

花姐說著,我和老黑又同時看向洪爺。

洪爺立刻瞪著眼睛,衝著我和老黑,豎起了中指。

說到這裡,花姐壞笑一聲。

“小六爺,你不會落魄了,想去應聘男公關吧?彆去那裡了,來找花姐,花姐養你!”

呃!

我頓時無語。

花姐開著玩笑,但馬上話鋒一轉,歎息一聲,說道:

“哎,你再不來找花姐,你以後就看不見花姐了……”

“怎麼了?”

我奇怪的問了一句。

“我準備離開哈北,不在這裡做了!”

“為什麼?”

我和花姐,接觸的時間並不算短。

但我對她的印象,始終不錯。

她雖然做的是皮條生意,在很多人眼裡。

花姐這種人,好像如同人販子一樣無惡不作。

但實際上,花姐並不強買強賣。

隻是一個貪點小財,但並不過分的掮客而已。

花姐歎息一聲,繼續說道:

“哎,為什麼?就因為這哈北現在亂七八糟。本來我手裡有客源,我還挺驕傲。可現在,各路大爺都找上門來。齊家大公子找我,說讓我把客源給他們。鄒曉嫻也找我,也相中了我手中的客源。這些我都能應付,可冇想到,鄒家大老闆竟然也來找我了。他說了,我要是敢把客源帶到彆的場子。他就不會放過我。我一想,哪位爺咱也得罪不起啊。去他媽的,老孃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乾脆搬走,讓他們這些爺狗咬狗去吧……”

花姐說的很灑脫。

但我清楚,花姐心底處,更多的是無奈和畏懼。

我想了下,便和花姐說道:

“行,花姐。定好去哪兒了,告訴我一聲。到時候,我去看你!”

我說的是心裡話。

其實我隱隱當中,已經把花姐歸為朋友了。

可冇想到,花姐一語雙關,不懷好意的笑說:

“看我?想看姐姐的哪兒啊?要不,現在來看?”

花姐又咯咯的壞笑起來。

我頓時尷尬的無言以對。

好在花姐冇繼續說,又隨意的聊了幾句,便掛斷電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