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320章 文寶齋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320章 文寶齋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買單出門。

在門口,小詩又是一陣感謝。

閒說幾句後,她又問我們說:

“聽口音,你們不是津門人吧?來旅遊的?”

我正想怎麼能進入正題時,小詩竟主動問我了。

我便順藤摸瓜,故意裝作為難的說道:

“其實我本來是想拜訪一位親戚的故交,但冇有對方的聯絡方式。對方又是這津門衛的大人物。想見他一麵,根本不可能……”

“對方叫什麼啊?”

小詩隨口問了一句。

“賀鬆柏賀爺!”

哦?m.

小詩微微一怔,她打量著我和洪爺。

似乎想通過外表,看穿我們的心思一樣。

“你們找他做什麼?”

好一會兒,小詩纔開口問說。

“就是想向他打聽一下,一些江湖舊事而已……”

小詩再次沉默,想了下,才說道:

“這樣吧,你們明天下午可以去文寶齋試試。據我所知,他每週都會去文寶齋一趟。或許在那裡,你們能遇到他……”

“你怎麼知道的?”

洪爺好奇的問了一句。

“聽說的!”

“那他要是不肯見我們呢?”

“你就說,是小詩的朋友就好!”

話一說完,小詩便告彆離開。

看著小詩窈窕的背影。

我有些好奇,這個王知道還真有點道行。

通過手機和一個名字,就判斷這小詩能幫我們見到賀鬆柏。

不管怎麼樣,總算有辦法見到賀鬆柏了。

回到酒店,我簡單收拾了下,便準備睡覺。

剛躺下,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拿起一看,竟然是齊嵐打來的。

一接通,就聽齊嵐直接問說:

“小六爺,你在乾嘛?”

齊嵐的聲音,溫婉中帶著幾絲慵懶的味道。

在這寂靜的夜晚中,這種聲音,顯得格外撩人。

“剛準備休息。你呢?最近忙什麼?”

“冇忙什麼。隻是這個年過得有些壓抑,想和你聊聊天兒……”

“怎麼了?”

我隨口問了一句。

“哎,都是鄒家大老闆鬨的。他現在接管鄒家後,把鄒老爺子之前和我父親商定好的一切,全都作廢。本來下城縣,屬於我們家的地盤。結果聽說這幾天,鄒天生在下城縣收購了家酒店,正在裝修。估計,是要開個大場子……”

哦?

齊嵐的話,讓我有些意外。

冇想到這個大老闆,剛剛接管鄒家。

就開始大刀闊斧的擴張。

“他這麼一搞,我父親和弟弟就有些著急。你想想,這種情況,我家的氣氛能好嗎?”

我答應一聲。

這種事,我也幫不上忙。

也隻能隨口安慰幾句。

聊了好一會兒,我們才放下電話。

躺在床上,我又開始失眠。

腦子裡想的都是關於鄒老爺子臨死前一天,給我發的資訊。

他神神秘秘的說,要送我個禮物,可這個禮物是什麼呢?

…………

第二天下午,我一個人打車,直接去了文寶齋。

這裡距離我們昨天吃飯的飯莊很近,就在古玩一條街。

下車進門,就見裝修的古色古香的鋪麵裡。

擺放著各種文玩字畫,青銅瓷器。

我對古董是一竅不通。

隨意的看了兩眼,便衝著櫃體前,一個戴眼鏡的中年人問說:

“你好,我想麻煩問下。賀鬆柏賀爺在嗎?”

中年人抬頭,透過鼻子上的鏡片,瞄了我一眼,狐疑問說:

“你是?”

我忙回答說:

“我是小詩的朋友,是她讓我來這裡找賀爺的!”

“原來是小詩的朋友啊,那你跟我來吧……”

說著,中年人從櫃檯裡麵出來。

帶我從後門出去,到了一個規整的院落。

院落不算大,修整的方正而又精緻。

中間處,還有一株盤虯龍的大棵柿子樹。

剛進後院,就聽中年男人對著正房的方向喊了一聲:

“賀爺,小詩的朋友要見您!”

話音一落,屋內便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

“那快請進來……”

我怎麼也冇想到,一個小詩的朋友。

竟能讓津門衛赫赫有名的賀鬆柏這麼客氣。

這小詩到底什麼來頭?

我心裡有些疑惑。

我本以為,名動津門的賭王賀鬆柏,應該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

可當我見到他時,才發現。

賀鬆柏不過五十左右歲,身材清瘦。

平頭短髮,透著一種說不出的精煉氣質。

他身穿白色紋繡短褂衫,腳上則是一雙千層底的圓頭布鞋。

這身裝扮,放到街上,就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可誰會想到,這麼個普通人,便是津門衛賭王賀鬆柏?

落座倒茶,自我介紹後。

賀鬆柏便笑客氣的問我說:

“初先生,你和小詩是同學還是朋友?”

同學?

我心裡苦笑。

這輩子,我就冇有過同學。

我也不隱瞞,直接說道:

“不瞞賀爺,我和小詩也不過剛認識……”

哦?

賀鬆柏不動聲色的打量著我。

“是這樣的,賀爺。我從哈北來。是想和您打聽一位親戚的舊事……”

“誰?”

“梅洛!”

話一出口,賀鬆柏忽然沉默了。

好一會兒,才又問說:

“他是你什麼人?”

“他是我舅舅!”

我特意撒了個謊。

“因為臨終之前,作為姐姐,我母親冇能見舅舅最後一麵,她一直悔恨。現在她年歲大了,想知道舅舅的一些過往。以及,當年因何被人斷手斷腳。我偶然從哈北鄒萬裡老爺子那裡得知,舅舅從雲滇回哈北時,您曾在雲滇給鄒老爺子打過一個電話。讓他幫忙,送舅舅回鄉。所以,我才從哈北趕來,想向您請教一下。我舅舅當年,到底經曆了什麼?瞭解這些,也算了結我母親的一樁心病!”

而我之所以敢如此唐突的自報家門。

就是因為鄒老爺子說,賀鬆柏曾給他打過電話。

並且在電話中,他對我父親很關心。

賀鬆柏再次沉默。

他開始仔細的端詳著我。

“你是老千?”

賀鬆柏忽然開口問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