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313章 見麵禮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313章 見麵禮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王知道放下酒杯,看著我說:

“說說你怎麼搞,需要我做什麼?”

我抽了口煙,把我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

“這個場子我看了,他們冇什麼監控設備。各種賭具,也冇什麼問題。你要做的,是和我這位朋友,偽裝成不認識的賭客。混在21點的台子上……”

說著,我又看了看老黑,安排說:

“老黑,你和今天一樣。還是和洪爺一起。不過,你有兩件事需要做。第一,你要儘量用身體,幫我遮住周圍人的視線。不能讓眾人發現我在做什麼。第二,你要配合洪爺,儘量讓荷官的注意力,都在你們身上。給我出千,爭取時間……”

老黑點頭。

我再次看向洪爺和王知道,說道:

“現在,我教你倆辨認我的暗號。比如,當我左手手背朝向你們倆時,你們兩人要下大注。手心朝向你們時,你們要下小注。如果我的左手握拳,你倆就要要牌……”

我開始把暗號,一一講了出來。

為了安全起見,我特意教了兩人三套暗號。一秒記住

怕的就是重複動作太多,引起暗燈的懷疑。

等兩人把三套暗號掌握好後,我又特意叮囑一句:

“記得,每當下大注,收到暗號後。洪爺你要把左手,搭在右手上。告訴我,你收到了。王兄你則需要把手,放到你夾襖的口袋外麵就可以。動作一定要隨意。讓人感覺,就是正常的舉動!”

洪爺點頭。

王知道摸著絡腮鬍,想了下,才又問我說:

“你說說,你到底想用什麼方法出千?”

我微微一笑,搖頭不語。

我的出千方式,當然不可能告訴他。

並且,我準備用一種,我從來冇用過的出千方式。

送牌!

學名叫海曼送牌法。

海曼本是位著名的撲克魔術師,他利用魔術手法,創造了海曼移牌法。

後來又被千門高手改良,創造出海曼送牌法。

而一般的送牌,在外麵的野局上,經常有老千使用。

就是把手中藏的贓,順利的送回牌堆裡。

但我所說的送牌,卻是要把事先準備好的牌,送到場子的發牌靴裡。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種方法太過匪夷所思,好像不可能完成。

但實際,這個年代賭場的牌靴,上麵入牌口的縫隙,是很大的。

這本是為了工作人員操作方便,存取牌更容易些。

可這恰恰,就特彆適合海曼送牌法的使用。

手藝好的人,一次可以送五到十張牌。

唯一的缺點,是牌靴裡的撲克,張數會變多。

但沒關係,畢竟這裡一副牌靴,是八副撲克。

發過的牌,最後會統一收走,根本不清點。

其實就算清點,也不用擔心。

因為我們連三分之的牌都玩不到,就卷錢撤退。

就算他們能發現,我們也早就離開場子了。

我們約定好,明天下午再去那家場子後。

我們三人,便直接走了。

出了門,沿著街道準備找一家酒店。

我們一邊走,洪爺有些不甘心的問我說:

“小六爺,這王八蛋給咱們玩的這麼狠。咱現在還得帶他搞錢。這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我淡然一笑,看著遠處的路燈,幽幽道:

“彆急,明天一切見分曉!”

說著,我又和老黑洪爺,交代了一番。

兩人聽著,連連點頭。

既然,這個王知道先搞的我。

我回敬他一番,應該不過分吧?

第二天一早,我們四人起床後。

特意品嚐了下,津門衛的早餐。

我吃的是老豆腐,配耳朵眼炸糕。

雖然不知道,這搭配算不算正宗。

但吃起來,卻是彆有一番滋味。

一上午,我們四人又隨意的逛了逛這曆史名城。

彆的感受不多,倒是津門人那幽默、開朗、樂觀的性格,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一直逛到下午,王知道給我打了電話。

告訴我,他準備現在去賭場,問為什麼時候到。

我讓他先去,我們隨後便到。

去場子的路上,我又特意去了找了幾家超市。

纔買到和這小場子裡,用的一樣的蜜蜂撲克。

又再次的和幾人再次交代了一番,叮囑大家小心。

畢竟,這裡不比哈北。

我們人地生疏,絕對不能出意外。

到了賭場,小朵再次消失。

而我們三人,一起上了樓。

和昨天差不多,下午的場子裡人不算多。

六七張賭檯前,加在一起能有三四十位賭客而已。

我特意看了看,就見穿著夾襖,一臉絡腮鬍的王知道。

正拿著籌碼,到處閒逛。

我們幾個,去換了些籌碼後。

找了一張冇人玩的21點賭檯,老黑和洪爺直接坐下。

冇多一會兒,王知道也坐到這張賭檯前。

荷官是個二十多歲的丫頭,長相一般。

但胖乎乎的娃娃臉,看著倒是挺可愛。

開始的幾局,我冇給兩人暗示。

就拿著幾千籌碼,站在一旁,假裝看牌路。

我站的位置,很有講究。

是站在首門洪爺的上手端。

這樣,既離牌靴很近。

同時,也能讓他倆看到我的暗示。

洪爺為了吸引荷官的注意力,他特意學著津門的話,逗著荷官說:

“姐姐,你說你隻發牌,咋也不笑呢?看著怪讓人害怕的……”

小荷官其實一直麵帶微笑。

聽洪爺這麼說,她好奇的看著洪爺問:

“怕我?”

洪爺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

“嗯,我這人天生怕老婆!”

小荷官先是冇明白,但馬上反應了過來。

她哧哧一笑,嘟囔一句:

“你可真夠貧的!”

這一把,洪爺下了三千,贏了。

他想都冇想,拿出五百扔給荷官。

“來,妹子,見麵禮!”

小荷官開心的收下了。

洪爺馬上又補充了一句:

“彆急啊,一會兒還有。現在是見麵禮,一會兒可就是彩禮了……”

幾句話,逗的小姑娘花枝招展,連連傻笑。

而她的注意力,也完全集中在洪爺這裡。

我趁機手一靠前,假裝摁著賭桌。

就在這來回一動之間。

手裡的幾張牌,順著牌靴口,傾斜而下。

海曼送牌法,講究的是速度與遮掩。

我的速度自認為,就是有人看到我的手,路過牌靴。

也冇人能看得出來,我在往裡麵送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