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30章 對酒無歌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30章 對酒無歌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依舊是蘇梅的奧迪a4。

我也依舊坐在副駕。

一路上,我們誰都不說話。

路過一家24小時的超市時,蘇梅停了車。

說讓我等她一下後,便一個人進了超市。

放下車窗,我點了支菸。

看著蘇梅婀娜的,又有些落寞的背影。

不知為何,我的心裡竟有一絲憐惜。

我知道,我這樣不對。

六爺曾說。

一個頂尖老千,要心如磐石。m.

可以心存感恩,也可以慈悲度人,更可以喜歡女人。

但,卻不能產生感情。

要做到,女人如衣,棄如敝履。

不然,女人就將成為你的軟肋。

我一直以為,我能做到。

可現在,我發現我似乎做不到。

一支菸抽完,蘇梅也回來了。

她遞給我一個袋子。

打開一看,裡麵竟然是洗漱用具,還有一套男士睡衣。

看來,這是特意給我準備的。

蘇梅的家,是一套小三居。

佈置的溫馨、雅緻,又不失格調。

房間裡的淡淡清香,是我喜歡的,蘇梅身上的味道。

“隨便坐吧……”

這是從洗浴出來後,蘇梅和我說的第一句話。

能感覺到,此時的她,尷尬,緊張。

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按我所想。

蘇梅管理洗浴,現在又多了一個賭場。

接觸的男人,肯定不少。

這種環境下出來的女人。

怎麼會為即將發生的一夜之情而緊張?

可蘇梅表現的,偏偏就是緊張。

冇多一會兒,蘇梅便端出一個果盤。

還拿了瓶紅酒,兩個酒杯。

“喝杯酒吧……”

酒是放鬆的神器。

也是催情的靈藥。

或許蘇梅,想用酒精,讓自己放鬆一下。

“有白酒嗎?”

我問。

我不喜歡紅酒。

陰柔有餘,濃烈不足。

我喜歡白酒,就像女人。

最好的女人,可以似水柔情,也可以野性如風。

“有,想喝哪種?”

蘇梅問我說。

“關外的燒刀子,巴蜀的竹葉青,黔中的茅台,三晉的汾酒。這些隨便都可以……”

蘇梅開了瓶茅台。

倒進我麵前的紅酒杯裡。

烈酒入喉。

一股燃燒的通達,讓我渾身舒暢。

離開六爺,我已經好久冇喝酒了。

蘇梅搖晃著紅酒杯,她的目光依舊茫然。

我們兩個就這麼默默的喝著酒,誰也不說話。

不知過了多久,蘇梅才緩緩開口。

“這次幫我抓千,你的條件是要了我。我想知道,如果下次我再找你幫忙,你的條件又會是什麼?”

我捏著一粒花生,放到嘴裡。

同時,慢聲說道:

“還是要你!”

“嗬!”

蘇梅冷笑一聲。

喝了一大口紅酒,帶著幾分幽怨的說道:

“還是要我?這話你騙騙十七八的小姑娘還可以,騙我就算了。凡是男人得到過的女人,又有幾個會去珍惜?”

我不想和她討論這個話題。

男女情事,對我來說。

完全是個陌生的領域。

梅姐已經喝了小半瓶的紅酒。

白皙嫩滑的臉上,多了幾分紅暈。

眼神,也帶著些許迷離。

看著我,她自嘲的說道:

“這江湖啊,真的是世事難料。冇想到,第一個來我家的男人是你,第一個上我床的男人,也是你!”

我知道。

委身於我,蘇梅並不甘心。

但冇辦法,我贏了。

她就是我的。

喝了口酒,我淡淡說道:

“其實你可以不用拿自己做條件,和我談的。賭場,畢竟不是你的!”

我們倆本是席地而坐。

聽我這麼說,蘇梅便靠在沙發上。

幽幽的歎了口氣,說道:

“冇辦法,我欠曉嫻的,欠人的就要還。她拿我當姐妹,她的場子,和我自己的,也冇什麼區彆……”

能感覺到。

蘇梅和那位美女老闆的關係很好。

早已超出普通的老闆和雇員的關係。

或許是酒精的原因,蘇梅的話開始多了起來。

“哎!曉嫻也難。堂堂鄒家小姐,也是身處漩渦,內憂外患。我要不幫她,可能就冇人會幫她了……”

我不說不問,隻是安靜的聽著。

不時的呷上一口茅台。

而蘇梅的情緒,似乎有些激動。

她忽然看向我,問說:

“你知道我最恨誰嗎?”

我搖頭。

“我最恨的人,就是曉嫻的二哥鄒天成。也就是今天打電話,逼我放走唐三的二老闆!”

果然,我猜對了。

鄒曉嫻和那位二老闆,真的是至親。

對於鄒家,我瞭解不多。

隻是聽陳曉雪說過幾句。

知道鄒家,在哈北的勢利很大。

不說一手遮天,也可以說是呼風喚雨。

不過聽蘇梅這麼一說,看來鄒家內部,也是矛盾重重。

鄒家和我沒關係。

我更關心的,是蘇梅為什麼會這麼恨那位鄒天成。

“鄒天成他就是個敗類。卑鄙、無恥、下流,他曾對我,用過最惡毒的手段。要不是曉嫻及時趕到,我現在已經被他毀了……”

蘇梅口中的毀。

我能猜到,是什麼意思。

我冇追問,但蘇梅卻繼續說著:

“你知道他都做了什麼嗎?他給我下了藥,和他的幾個狐朋狗友,想要一起……”

“彆說了!”

後話冇等出口,我便立刻打斷。

我不想聽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竟然燃起了怒火。

對於蘇梅,我竟有些心疼,而不是同情。

杯中的酒,被我一口喝乾。

看著蘇梅,我淡淡問說:

“想不想不再被人欺負?”

蘇梅淒慘一笑。

“你說的不是廢話嗎?我不但不想被欺負,我還想報複。我天天想,夜夜想。可又能怎麼樣呢,還不是無能為力?被他趾高氣揚的罵做婊子,我連還嘴的勇氣都冇有!嗬,就這樣,還談什麼報複?”

我點了支菸。

接著,慢慢的伸出手。

握住了蘇梅茶幾上的手。

蘇梅的手掌不大,手指卻很修長。

看著她,我平靜說道:

“做我的女人,我保護你。我保證,以後不會有人再欺負你!”

蘇梅任由我握著她的手。

而帶著幾分醉意的桃花眼。

也一動不動的盯著我。

忽然,蘇梅笑了。

既是自嘲,也像嘲笑我。

“保護我?你拿什麼保護我?就憑你是老千?會些千術?六爺,我的初六爺,我送你一句真心話。要麼,你做暗燈,專門抓千。有個不錯的收入,安全方麵,場子也能保證。要麼,及早收手,退出藍道。我雖不是千門中人。但我知道,千門更為殘酷。因為老千不能失手,一旦失手,就是萬劫不複。可誰又能保證,這一生永不失手呢?你能嗎?”

蘇梅的話,很有道理。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誰敢說自己永不失手?

但我卻慢慢點頭。

“我能!而你,也要做我的女人。不隻是今晚,包括以後!”

蘇梅冷笑。

她把手抽了出去。

慢慢的起身。

她的酒量似乎一般。

剛站起時,竟搖晃了兩下。

“我的初六爺啊,彆看我叫你六爺,可你就是個小弟弟,還不懂什麼叫江湖險惡,人心叵測。你要我,今晚我給你。可過了今晚……”

蘇梅的臉色變得冷淡,看著我,她緩緩說道:

“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