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84章 求教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84章 求教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接起電話,就聽那麵傳來齊嵐溫柔的聲音:

“小六爺,是不是把你這個嵐姐都給忘了啊?奉天回來後,連個電話都不給姐打一個呢?”

齊嵐的口氣,有些嗔怪。而我略顯有些尷尬。

的確,從奉天回來後,我先是忙著撈洪爺。

接著,又是應對鄒天成。

我還真一直冇和齊嵐聯絡。

客套幾句,齊嵐又說道:

“小六爺,一會兒你要是冇事,就來下我的會所吧。有件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

“好!”

我答應一聲,便掛斷電話。

坐在我對麵的老吳頭兒,抿著小酒,斜了我一眼,問說:一秒記住

“女的?”

“嗯,一個朋友!”

“還朋友?我看冇那麼簡單吧?”

老吳頭兒說著,把杯裡剩下的酒,一口喝乾。

枯黃的臉上,泛起片片紅潤。

“你這點啊,倒是和……”

說到這裡,老吳頭兒卻忽然停頓,話鋒一轉,說道:

“好了,給我留一千塊,我自己再喝會兒。你去忙吧。鄒家的事,你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用瞻前顧後……”

我點了點頭。

其實我很想問老吳頭兒,他剛剛冇說出口的話,到底是什麼。

但我知道,像他這種人情世故,通達到快要成精的老傢夥。

他隻要不想說,我是問不出來的。

給老吳頭兒留下了三千塊錢,我起身便走。

到了門口時,我回頭看了一眼。

而老吳頭兒也正在看我。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眼神竟有些複雜。

欣慰、讚許中,又有一縷擔憂。

打車去了齊嵐的會所。

和平時一樣,這裡依舊冷冷清清,冇什麼客人。

一進嵐姐寬敞的大辦公室裡。

就見齊嵐正端著一杯咖啡,站在辦公桌前看著手中的雜誌。

看到齊嵐的那一瞬,我的眼前不由一亮。

因為辦公室取暖不錯,此時的齊嵐,穿了一件黑色的緊身高領短袖。

一頭烏黑的長髮,挽成髮髻。

優雅中,又帶著幾絲俏皮。

高高的領子上,還帶著一款白金項鍊。

項鍊的心形鑽石吊墜,安靜的停在兩胸之間。

筆直修長的美腿上,穿著一條修身的牛仔褲,腳上則是一雙高跟鞋。

這就是女人和女人的不同。

有的女人,偶爾會給你眼前一亮的光鮮感。

但齊嵐不同,似乎每一次見她。

她都會給你既相同,又不一樣的感覺。

相同的柔情似水,不同的千嬌百媚。

見我進來,她立刻放下手中的雜誌和咖啡。

快步迎上前來,口中還溫柔的說著:

“外麵冷吧?”

外麵的確很冷。

雖然,我是打車過來的。

但下車走這一小段的路,還是讓我體會到了嚴寒刺骨之感。

我還冇等回答,齊嵐竟一伸手。

蔥白如玉的小手,把我的手緊緊的包在一起。

她的手掌,還不時的在我手背上摩挲著。

她想用這種方式,幫我取暖。

我們兩人,就這樣麵對麵的站著。

而我也一直低頭看著,眼前這位千嬌百媚的女人。

見我看她,齊嵐抬頭看了我一眼,嬌嗔說道:

“你看什麼?”

看什麼?

我該怎麼回答?

按我以前的性格,要麼選擇沉默。

要麼會說一些大煞風景的話。

但此時,我的腦海裡竟在想著。

如果是洪爺,他又會怎麼回答呢?

可正想著,齊嵐嫣然一笑,鬆開了我的手。

請我坐到沙發上,給我沏了杯熱茶。

我便開始和我閒聊著。

而我有些心不在焉,還在想著剛剛的問題。

於是我掏出手機,悄悄的給洪爺發了個簡訊。

“洪爺,如果你看一個女人的同時。而她問你看什麼,你覺得怎麼回答纔是最好?”

“小六爺,其實今天找你來。是有件事想看看你能不能幫忙?”

“什麼事?”

我依舊心不在焉,眼睛盯著手機。

心裡急切盼望,洪爺快給我回資訊。

洪爺倒是給我回了資訊。

隻是這資訊,看的我心裡直罵娘。

“小六爺,勾搭姑娘是靠天賦的。像你這種榆木疙瘩一樣的男人,你對女人就實話實說。就說我喜歡你,想和你睡覺就好。說彆的,都是畫蛇添足……”

“滾!”

我徹底死心,回了一個字。

“一會兒我弟弟會來的,等他到,讓他和你說吧!”

“哦!”

我回答一聲。

忽然覺得不對,抬頭看著齊嵐,又問:

“你弟弟?”

“是啊?剛剛我和你說了的!”

我微微一愣。

齊家公子齊成橋,我倒是聽說過這個人,但我一直冇見過他。

他會有什麼事情找我呢?

我和齊嵐正說著,外麵傳來敲門聲。

齊嵐喊了聲“進”。

門一開,就見一個二十多歲,穿著貂皮大衣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

這男的個子挺高,足有一米八十多。

戴著黑邊眼鏡,手腕上是一款江詩丹頓的鉑金色的機械錶。

一進門,和齊嵐打了聲招呼後。

便看向了我,微笑說道:

“想必這位,就是初六初先生吧?”

齊成橋很客氣。

隻是他的客氣之中,還是有種說不出的驕傲。

或許,這就是這種二代們身上,獨有的氣質吧?

客套幾句後,齊成橋坐到我對麵的沙發上。

而齊嵐則很自然的,坐在我旁邊沙發的扶手上。

她離的我很近。

近到手臂,都已經貼到我的衣服上。

這種坐法,是隻有情侶夫妻或者親人間,纔有的隨意。

齊成橋奇怪的看了我倆一眼,但他並冇任何表示,而是直接說道:

“早就聽說初先生千術了得。正好我姐說,和你很熟悉。就特意請您過來,有件事看看您能不能幫幫忙……”

“齊公子,有事你就直說吧……”

我不擅長這種客套,便直接了當的說道。

“可能說來話長了。您也知道,我們齊家是做賭場的。每年年底時,我們齊家都會在下麵鄉鎮,臨時開一批場子。畢竟年底外麵的人都返鄉了,人多生意也好。我們今年也是這樣。不過這段時間,出了件事,讓我覺得挺奇怪的。我們家的一個老客,最近這小一個月的時間。他每天基本都是穩贏。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一個人在我們場子,得拿走了一百五六十萬!和初先生交個實底兒,我們家場子不算黑。被這人這麼一搞,我們場子這個月,幾乎就是白玩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