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67章 最窮的富二代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67章 最窮的富二代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北童到底是千門中人。

不像二老闆那樣,願賭不服輸。

接著,北童看向了我,說道:

“我想知道,那個骰子,是不是你彈進去的?”

我淡淡一笑,也不說話。

“能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彈進去的嗎?”

這種事,我更不可能告訴他了。

六爺當年曾教導我。

所謂千者與兵者,皆為詭道也。

除去本身的技術之外,還要善於尋找對手的漏洞。

這樣,才能在出千時,出人所料。m.

其實,早在上次在奇塔河的時候。

我就曾經教過洪爺,骰子的正根搖法。

以洪爺現在的手段,六個骰子他可以很好的掌控。

但超過六個,就要困難一些了。

而剛剛,我和洪爺在最開始時。

就已經暗中溝通了出千的方式。

我拍他肩膀時,就是告訴他,我準備要給他加骰。

所以,洪爺一直裝作緊張,來吸引北童的注意力。

我也趁機走到度桌旁,好像是對洪爺進行現場教學。

而實際,是在尋找彈骰子的最佳角度。

包括最後的落盅時,故意把一個骰子,搖成五點。

以此來麻痹北童,給我彈骰,製造機會。

而真正的機會,就是在洪爺開骰時。

我告訴他,要外手開骰。

因為我不知道,北童的眼力到底如何。

必須要讓洪爺,用手背擋住北童的視線。

在開盅的那一刻,我瞬間一彈,指定乾坤。

這一局,有驚無險的贏了。

見我始終也不理他,北童的目光,變得陰冷。

看著我,他憤然說道:

“等著,我早晚要找回這局!”

說著,他起身便走。

能感覺到,二老闆對這個北童倒是很在意。

北童一走,他便急忙的跟了出去。

我們一行人,也跟著下了樓。

一到一樓,就見陳永清正帶著人,已經控製了一樓。

贏了這局的洪爺,此時異常開心。

跟在曲鳳美的身邊,他顯擺的問說:

“媽,你兒子剛剛贏的帥不帥?”

話音剛落。

就聽曲鳳美臉色一沉,厲聲說道:

“跪下!”

“啊?”

洪爺看著曲鳳美,立刻商量著:

“媽,這麼多人呢。等我回家再跪行不行?”

“我最後說一遍,跪下!”

“噗通!”

洪爺不敢再犟嘴。

老老實實的跪在了曲鳳美的麵前。

“我和你說過多少次,讓你永不沾賭。可你呢?卻一次次的偷偷去賭場。我問你,你到底想乾什麼?還把不把我的話放在心上?”

洪爺苦著臉,也不說話。

陳永清急忙上前,扶著陳永洪,同時說道:

“永洪,快給二嬸道歉。保證以後再也不去賭場了……”

陳永清幫忙解圍。

可冇想到,陳永洪還是不說話。

曲鳳美更加生氣,她沉著臉,直接說道:

“永清,帶他回家。從今天開始,以後不許踏出大門半步。不然,我寧可打折你的腿,在家養著你。也比有一天,你在外麵被彆人斷手短腳的強!”

一聽要禁閉自己。

陳永洪立刻抬頭,看著曲鳳美,說道:

“媽,你剛剛答應過了。隻要我贏這局,我以後的路,就讓我自己選擇!”

“我根本冇答應!”

曲鳳美的確冇答應。

可陳永洪馬上說道:

“你也冇拒絕,我就當你是默認了。我告訴你,媽。我剛剛這局,就是為了做給你看的。我不是傻子,鄒老二提出那麼苛刻的要求,我為什麼還同意和他賭?我就是想讓您看看,您兒子長大了。不是以前那個傻小子了……”

說著,陳永洪抬頭,看著曲鳳美,繼續說道:

“媽,你可能覺得,我是愛賭,好賭。但你想過,真正的原因嗎?我從小到大,外界一提鄒家,都是豎立大拇指。可一提您鳳美,都說徒有虛名。甚至,還有更難聽的話。說您千術根本就不行,完全是靠……”

說到這裡,陳永洪停頓了下,才又接著說:

“總之,說的極為難聽。說你靠著亂七八糟的人,才進入的千門摘星榜。媽,我不服。冇有您的退隱,哪有鄒家的現在?憑什麼這些人,可以這麼說您。我學習千術,就是為了讓所有人都看看。鳳美的兒子,陳永洪。照樣可以在千門當中,闖出自己的名號!我要讓任何人,都不敢再說您半個不好!”

此時的陳永洪,說的是情真意切。

其實我早知道,他剛剛答應二老闆的賭約。

就是想讓母親不再阻攔他,讓他自由的闖蕩千門藍道。

曲鳳美不再說話。

偌大的大廳,立刻陷入一陣安靜。

好一會兒,曲鳳美的神情,纔開始慢慢緩和。

看著陳永洪,她緩緩說道:

“永洪,外人的評價,真的那麼重要嗎?你有冇有想過,媽媽為什麼要退出千門?為什麼要求家人,永不碰賭嗎?”

陳永洪冇說話。

“哎!”

曲鳳美歎息一聲。

“好,既然你選擇這條路。我答應你,以後不再製約你。但你,也要答應我幾個條件。否則,一切免談!”

一見曲鳳美態度緩和,陳永洪一臉驚喜,連聲說道:

“媽,您說!”

“第一,不許開賭場,也不許入股任何場子!”

陳永洪點頭。

“第二,不許以身體任何部位為賭注,和任何人對賭。無論有任何深仇大恨,決不許以生死為賭注。第三,不參加任何千門集會,更不許踏入雲滇半步!”

陳永洪想都冇想,立刻答應。

但我聽著,心裡卻不由一動。

前麵的所有條件,聽著都很正常。

是一個母親,對兒子的各種隱憂。

可不許入雲滇半步,又為了什麼呢?

雲滇。

這個遙遠的地名,卻一次次的和我產生了關係。

我父親是被人從雲滇送回來的。

種叔前陣子,也去了雲滇。

那裡,到底發生過什麼?

見陳永洪答應,曲鳳美衝著陳永洪一伸手,說道:

“既然你選擇這條路,就不能再花家裡一分錢。把你的車鑰匙和銀行卡都交出來!還有你,永清。以後不許給他一分錢。你們要是敢瞞著我,到時候我一起懲罰你們!”

陳永清尷尬的笑著點頭。

陳永洪則是哭笑不得,苦兮兮的看著曲鳳美。

“媽,那你讓我怎麼活?”

“那是你的是!”

拿了車鑰匙和銀行卡,曲鳳美直接走了。

看著老媽的背影,陳永洪苦著臉,哀怨的說道:

“哎,我就是傳說中的那種,最窮的富二代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