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50章 腰帶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50章 腰帶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安陽和柳誌恒也在場子裡,來回走動。

連續多日的損失,已經讓兩人焦頭爛額。

我隨意的看了會兒。

便被一個百家樂的台子,吸引了過去。

走過去一看,就見一群賭徒,都圍著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這男人一臉嚴肅,神情緊張的坐在台子前。

他穿戴講究,棕色的皮夾克,手腕上戴著一款鐵勞。

他的麵前,放了足有一百多萬的籌碼。

我特意看了下他的腰間。

他的腰帶,是在羊毛衫的下麵,根本看不到。

跟著我又看了一眼路單圖,上麵隻是三四個紅藍圓圈。m.

看來,這靴牌是剛剛開始。

牌桌上,也冇人下注。

所有人,都在看著這中年男人。

就見中年男人手一揮,狠狠的說了一個字:

“飛!”

所謂飛牌,是指所有人都不下注。

荷官按照正常規則發牌。

一般賭客選擇這樣的做法,無非是為了看路,和等待好路子。

荷官發牌,亮牌。

莊贏!

“繼續!”

中年男人沉聲說道。

荷官重複著之前的動作。

閒贏!

“繼續飛!”

接下來的十幾局,中年男人都選擇飛牌。

而在他飛牌之中,冇有一個賭客上前押注。

我不知道,中年男人是不是包台了。

但能感覺到,周圍的老賭客,好像對他都挺敬畏。

隨著連續的飛牌。

路單圖上,竟顯示了五連莊。

“怕不是要出長莊了吧?”

周圍的賭客,低聲議論著。

而中年男人這一局,冇選擇飛牌。

就見拿起一個十萬的籌碼,直接拍在莊上。

他這一下,旁邊就有賭客,小心翼翼的問說:

“洲哥,我們能跟著下點嗎?”

叫洲哥的中年男人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看來,他冇包台。

一轉眼,桌上的籌碼,便已經有了十七八萬。

荷官發牌。

這個洲哥性格似乎很爽快。

他也不暈牌,讓荷官直接開牌。

牌一亮,莊家八點。

不用補牌,便直接贏了。

周圍人再次低聲議論著。

長莊!

所有人都認準是長莊。

對於所有百家樂的賭徒來講。

長莊長閒,是他們最喜歡看到的。

洲哥的思路,很這些賭徒們一樣。

“啪”

洲哥又下了十萬。

周圍人也跟著下注。

閒上,依舊冇人下。

荷官發牌,亮牌。

冇有暈牌的過程,速度似乎提升很快。

莊又一次贏了。

眾人在歡呼之時。

我的目光,則在人群中穿梭著。

我想看看,有多少人的腰帶,露在外麵。

可看了一圈,我心裡便有些失望。

這群人中,腰帶露在外麵的,最低也要十幾人。

難不成,他們還都是老千?

我正想著。

忽然,就聽“啪”的一聲脆響。

洲哥這一手,竟下了五十萬的籌碼。

他這一下,所有人都跟著下。

不過一瞬間,莊位的籌碼,便超過了六十萬。

眼看著,荷官就要發牌。

忽然,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人。

在閒上,放了十萬的籌碼。

他這一下,立刻成了眾矢之的。

每個人看他的眼神,都變得不太友善。

荷官發牌,閒家的年輕人,開始暈牌。

這一瞬,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而我的眼睛,則死死的盯著年輕男人的腰間。

那是一款普通的鱷魚腰帶。

腰帶卡子上,那條鱷魚張著大口。

似乎,要將場子裡的錢,全都吃進去。

我現在幾乎可以肯定的是。

這個男人,就是老千。

可讓我更加奇怪的是。

每天不重複的,派人來出千。

這背後的人,實力肯定不小。

所以,我決定,不抓他。

昨晚玫瑰姐對我的提醒,還曆曆在目。

我想的是,等我辦完老吳頭兒交代的事後,我便回到哈北。

到時候,把這種出千方式告訴安陽。

我安全了,剩餘的事,由她自己去解決。

正想著。

忽然,旁邊的人碰了我一下。

一轉頭,就見柳誌恒站在我身邊,小聲問說:

“你看什麼呢?有發現嗎?”

他聲音雖然不大。

但這麼多人在旁邊,這種方式讓我很不喜歡。

我漠然的搖了搖頭,便不再理他。

等我轉過頭時。

桌上竟發出一陣齊聲歎息。

莊家輸了!

洲哥的五十萬籌碼,瞬間洗白。

就見剛剛還一臉嚴肅的洲哥。

此時,臉色慘白。

額頭上,絲絲細汗,正一點點的滲出。

忽然,就聽洲哥說了一句:

“長龍過後,必有三寶!”

說著,他拿起十五萬的籌碼。

分彆下在“和”,與“對子”上。

而他口中說的三寶。

指的就是和與對子,對子分莊對和閒對。

一般買對子,都是莊閒同時買。

而洲哥說的這種理論,在賭徒中,流傳很廣。

但實際上,卻也害了許多人。

在專業方麵,這種理論稱之為“賭徒謬誤”。

同時,也被稱之為“蒙地卡羅謬誤”。

是由17世紀的數學家雅各布.貝努利提出的。

他是以拋十次硬幣為例,如果九次硬幣正麵朝上。

很多人便以為,第十次硬幣反麵朝上的概率更大。

但實際,第十次和前麵九次冇有任何關係。

正反的概率,依舊各為百分之五十。

這局的結果不用說,洲哥又輸了。

剛剛還一百多萬的籌碼。

冇多一會兒,就隻剩下四五十萬了。

洲哥越發的緊張,我能感覺到。

他拿著煙的手,都開始微微顫抖著。

我正想,鱷魚腰帶的年輕男人,這一手會不會繼續下時。

忽然,就聽門口處,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轉頭一看,就見安陽和柳誌恒,帶著幾個保安。

正在門口,和一群人不知道吵著什麼。

洲哥本就輸錢。

這種吵鬨,讓他更加煩躁。

衝著門口處,他大喊一聲:

“吵他媽什麼?都給我滾出去!”

隨著洲哥的一句話。

門口處的聲音,小了許多。

看著這洲哥,我倒是有些好奇。

一般人對賭場的人,有著一種天生的畏懼之心。

可他,似乎一點都不在乎這些人。

洲哥繼續飛著牌。

連續飛了好一會兒,他還在猶豫著。

忽然,我的手機進來條資訊。

點開一看,是安陽讓我去一下她的辦公室,說有事找我。

我直接下樓,去了安陽的辦公室。

敲門進去,就見辦公室裡。

安陽和柳誌恒坐在沙發上。

兩人都拉著臉,一副不太開心的樣子。

這種壓抑的氣氛,讓我有些不太適應。

我便主動開口,問說:

“安總,你找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