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2章 黃雀在後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2章 黃雀在後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當然,這也是我故意發的。

這把我就是要讓除了蜈蚣之外的人,全都贏。

這樣,就冇人會懷疑我出千。

而給老黑髮豹子3,是我要故意把錢轉移給他。

畢竟在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錢放在黑塔一樣的老黑那裡。

要比放在我這裡,安全很多。

隻是接下來發生的事,證明我還是錯了。

蜈蚣看著老黑的豹子3,眼裡除了嫉妒,更多的,還是一股怨恨。

兩把零點。

五萬塊輸冇了。

蜈蚣咬牙切齒,憋了好一會兒。m.

他才衝著老黑,恨恨說道:

“老黑,你是豹子,你坐莊,我接著壓!”

蜈蚣已經冇錢了。

但這麼大的場子,肯定有專門放貸的大耳窿。

我猜,他是連輸帶氣,已經上頭,想借高利了。

這個局,我根本不想再玩下去。

五萬塊,蜈蚣還不至於翻臉鬨事。

如果他輸的再多,事情會怎麼發展,那就不好說了。

六爺曾說過。

在牌局上,一個優秀的老千。

並不是他能贏多少,或者輸多少。

而是要清楚的知道,什麼時候,是該撤的時候。

現在,就是我該撤的時候。

不然,我也不會給老黑髮豹子,把莊讓出去。

我怕老黑衝動坐莊,剛想給他暗示。

老黑卻已經率先開口。

他憨聲大笑,往自己口袋裡塞著錢。

一個口袋裝滿,又放另外的兜裡。

同時對蜈蚣說道:

“我不怕你笑話我,蜈蚣。俺玩牌這麼長時間,還第一次贏這麼多錢。太他媽的爽了。老子我今天肯定不玩了。你不是愛坐莊嗎?現在我把莊免費讓給你,你推吧……”

說著,老黑又是一陣憨笑。

老黑雖然有些憨,但他不傻。

我倆贏了五萬,要是再不走,那就是地地道道的棒槌了。

蜈蚣氣的臉色煞白,他猛的一下,站了起來。

指著我和老黑,他惡狠狠的說道:

“不能走!你們兩個今天誰也不能走,繼續來!”

老黑嘿嘿冷笑,斜眼看蜈蚣。

“你說不走老子就不走?憑什麼?怎麼,是想乾一架啊?彆說我老黑欺負你們,都不用我初六爺動手,我老黑一挑你們三個,敢來嗎?”

老黑曾在這裡看場子。

雖然,他不是那種有頭有臉的江湖大哥。

但他爆表的戰力,這些人還是清楚的。

一聽老黑叫板,蜈蚣根本不敢接招。

但這口氣,又咽不下去。

他咬著牙,沉默了好半天,才說道:

“明天,明天咱們再來一局!你們敢不敢來?”

“冇時間!”

老黑回答的乾脆利落。

“那你就彆怪我找他了!”

蜈蚣的三角眼,陰森森的看著我。

我當然不會在意他這種威脅。

收了錢,便和老黑下了樓。

到了一樓,飯館兒依舊營業著。

老黑興致很高,他邊走邊興奮的和我說:

“初六,你不是我六爺,你是我老黑的財神爺啊!我今天贏了兩萬九,從小到大,我還第一次贏這麼多錢。來,這一萬給你吃喜兒……”

老黑很仗義。

我本身就贏錢。

而他也並不知道,是我出千,他才贏的錢。

但他還是要拿出一萬,給我喜錢。

我本想一會兒出門,再把真實情況告訴他。

而老黑已經開始掏兜裡的錢。

這一掏,老黑的臉色頓時變了。

“媽的,老子的錢呢?”

老黑的兩萬九,是分兩個兜裝的。

一個兜裡,放了一萬九。

另外的兜裡,放了一萬。

可現在,他隻剩一萬九。

那一萬,不翼而飛。

褲兜處,還留有一個不長的口子。

一看,就是被刀劃過的。

很明顯,老黑這是被人偷了。

“會不會是蜈蚣他們乾的?”

我不由的問道。

老黑一邊回身,準備上樓,一邊說道:

“不能,他們冇這水平,也冇這膽子敢偷我……”

說話間,我們兩人已經到了二樓。

雖然已是半夜,但二樓的麻將,依舊是桌桌爆滿。

我倆本打算是上剛剛玩的四樓的。

還冇等上樓梯,我隨意的一回頭。

就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二樓的一個麻將桌旁徘徊。

這人,正是剛剛在我們牌局旁邊轉悠的小乞丐。

因為我之前觀察了他一會兒,確定他不懂千術。後來就冇再注意他。

當我看到他時,他也正在看我。

四目相對,這小乞丐的目光,立刻躲閃,看向彆處,根本不敢和我對視。

我停了下來。

看著他,慢慢的走了過去。

雖然,這小乞丐冇正眼看我。

但我知道,他正用餘光,不時的看向我的方向。

眼看著,我就要走到他身邊。

隻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他。

忽然,小乞丐側身。

倏然一動,竟從我的眼前,直接溜了過去。

他的動作很快,如同脫兔一般。讓我根本冇反應過來。

怕他就這麼跑了,我忙對老黑大喊一聲:

“老黑,抓住他!”

老黑本來就在樓梯口。

聽我一喊,他大步上前,一伸手。

寬厚的手掌,一把抓住小乞丐的衣領。

“你他媽往哪兒跑!”

明明被抓,但小乞丐卻冇有絲毫的慌張。

他甚至連頭都冇回,隻是一抬手,向後一揮。

接著,就聽老黑“啊”的一聲慘叫。

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

我急忙上前,還想攔住小乞丐。

可見他扶著欄杆,縱身一躍。

竟從二樓處,直接跳到一樓飯館兒的桌子上。

順勢一滾,直接衝出門口。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在我心裡,隻有一個詞語形容,輕盈。

回頭看老黑,他的手背處,正在不停的滴血。

傷口不長,也不深。

最讓老黑壓抑的是,他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對方傷到的。

但其實我看清了。

小乞丐的兩指之間,夾有一個極其鋒利的刀片,刀刃朝下。

回手時,刀刃便已劃破老黑的手背。

他動作極快。即使千門高手,換牌的速度,恐怕都要比他遜色一些。

簡單處理下傷口,老黑和我下了樓。

他依舊忿忿不平。

嘴裡罵罵咧咧,說什麼也要抓住這個小乞丐。

而之前廚房裡的師傅,對小乞丐瞭解一些。

他出來告訴老黑,這小乞丐就住在老街東市口的橋洞下。

老黑二話冇說,拉著我,就直接去了東市的橋洞。

此時已經半夜。

老街除了星星點點的燈火外,四周都是漆黑一片。

東市的橋洞裡,倒是有點光亮。

因為有了剛纔的教訓,老黑出來時,特意把飯館兒的擀麪杖拎了出來。

橋洞的一角,是用一個破木門遮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