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3章 狗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3章 狗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找了半天。

終於在角落裡,看到一家叫“綠苑”的小歌廳。

歌廳剛開門。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正在清理衛生。

雖然年齡挺大,但卻是濃妝豔抹。

臉上厚厚的一層胭脂粉,如同白灰刷牆一般。

她以為我是客人,一見我來,便超級熱情的問我說:

“老弟,唱歌啊?”

“我找個人。大姐,馬新剛是在這兒吧?”

一聽我找人,這女人立刻耷拉著臉子,不高興的說道:

“裡麵呢!”

說著,衝著歌廳裡麵不滿的大喊一聲:一秒記住

“馬新剛,有人找!”

我跟著進了歌廳。

剛一進門,就聞到一股子劣質菸酒混合的味道。

旁邊角落裡,一個破舊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

這男的剃著光頭,光著上身。

胳膊上,還燙著一排煙花。

麵前的茶幾上,擺放著一盤花生米,和一盤黃瓜拌豬耳絲。

就著白酒,他正自斟自飲。

見我進門,他便看了我一眼,問說:

“你誰啊?”

“荒子朋友!”

“哎呦,荒子朋友啊,我知道了。來,快坐!”

馬新剛客氣的起身讓座。

我掏出中華,遞給他一支。

點著後,他貪婪的抽了一大口。

“荒子和我說了,說你要找大軍,是吧?”

我點了點頭。

“這傢夥現在賭狗呢……”

賭狗?

我以為他是在罵人。

可馬新剛馬上解釋說:

“是他弄了個狗場,專門賭狗。我不是和你吹,哥們。他們那狗場可挺遠。一般人找不到那地方,要想去啊,還得我帶路!”

說著,馬新剛咳嗽了兩聲。

我明白他的意思。

便從兜裡掏出一小遝錢。

看著大約一千左右,放到茶幾上,說道:

“那就辛苦你了!”

馬新剛看著桌上的錢,訕笑一下。特意解釋說:

“其實收你錢,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荒子朋友嘛。但冇辦法,這些年耍錢耍的,是一個子都冇了……”

說著,馬新剛把剩餘的白酒,一口喝乾。

一抹油膩膩的嘴巴,說道:

“我穿衣服,現在咱們就去找大軍去!”

我站在門口,等著他。

心裡卻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有激動,有緊張。

更多的,還是仇恨。

父親死前的那一幕,又在我眼前浮現著。

這一次,隻要找到大軍。

那距離找到害死父親的凶手,也就不遠了。

馬新穿衣服剛出門。

門口那位濃妝豔抹的五十多歲的大姐,便眼睛一立,瞪著他問:

“你乾嘛去?”

馬新剛頭也不回的說道:

“用他媽你管?再管老子,老子以後不特麼睡你了!”

兩人的對話,聽的我一陣暴汗。

我到現在,在有點明白兩人的關係。

打了輛車,直奔大軍的狗場。

馬新剛喝了酒,話也就有些多。

“哥們,你是不是好奇。我和那老孃們是啥關係?”

我還冇等說話,他就自問自答。

“那是我姘頭!人老了點兒,大我小二十歲吧。不過冇招兒啊,人窮誌短,馬瘦毛長。誰讓咱冇錢呢。哎,哥們,把你那中華再給我一支……”

我笑了下,把剩餘的大半盒煙,直接遞給他。

點著煙,抽了一大口。

馬新剛繼續說道:

“說出來你可能都不信。咱以前也是國礦的正式工人。好的時候,一個月那也是三千多塊呢。我以前的老婆,那才叫一個俊呢。哎,可惜啊,沾上了賭。她見我戒不了,就讓我偶爾玩玩。後來呢,我就偶爾賭賭。她呢,就偶爾和彆的男人睡睡覺。我本來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可冇想到,她居然讓我戒賭!”

說著,馬新剛續了一支菸。

“她讓我戒賭,我乾脆把她給戒了。哎,也幸虧離婚了。跟著我啊,她遭罪不說,孩子也跟著遭罪。賭哦,是真他媽的害人哦!”

“知道害人,為什麼還賭?”

“哎,關鍵我現在是個廢人,不賭啥也乾不了。你現在讓我出去打工,一個月賺個一兩千塊。我根本乾不了啊。你知道不,不是和你吹。我一場局,最高時候贏過三萬。那可是三萬啊。你想想,就那麼幾個小時。我就贏了我一年多的工資。我還怎麼收手?”

我無奈的歎息一聲。

馬新剛和許多賭徒一樣。

嚐到過小小的甜頭後,便泥潭深陷,不可自拔。

明知道前麵是萬丈深淵。

還總是抱著僥倖心理,想去試試。

其實,所有賭徒不明白的是。

哪怕傾家蕩產,也要洗手上岸。

人在,就還有希望,還來得及。

否則,最終的下場,隻能是死路一條。

車子在鄉下的路上,七拐八拐。

馬新剛轉頭看了車後一眼,問我說:

“真怪啊,後麵那輛越野車。好像一直跟著咱們呢……”

我冇回答。

但我知道,那車上的人是誰。

出租車停到了村口處。

我們兩人下車,馬新剛指著不遠處的地方,說道:

“看見冇,那就是大軍的狗場!”

我看了一眼。

就見一片白茫茫的空闊野地處,圍成了一個巨大的環形場地。

旁邊,還有一排排低矮的臨時板房。

看來,這就是他們跑狗的地方了。

“什麼狗場?”

說話時,越野車也停了。

就見車上,下來兩男一女。

分彆是洪爺、老黑,小朵。

一見三人,馬新剛有些愣住了,他立刻問我說:

“哥們,這是你的人?”

我點頭。

“你不會是找大軍尋仇的吧?你要是那樣,我可不能陪你進去了。你們搞起來,可彆把我牽連了!”

“不是尋仇,是老朋友。不過,你不用跟著了。就坐這出租車回去吧……”

馬新剛一走。

我們四人,便朝著狗場的方向走去。

一邊走,洪爺一邊問老黑說:

“你說你和狗,誰跑的快?”

“你不廢話嗎?我哪能跑過狗?”

老黑說完,又覺得不對,便馬上又說道:

“你不能拿我和狗比啊?”

“可你就是不如狗啊!”

陳永洪一本正經的說道。

老黑憨憨的想了下,反問說:

“我怎麼聽著好像不對,感覺你在罵我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