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200章 生死門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200章 生死門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幾人一邊玩牌,也一邊聊天。

能感覺到,他們對崔礦長都很尊重。

即使開玩笑,也都是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聽著幾人說著,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飯局上,齊嵐曾小聲和我說,崔礦長當年高考,數學滿分。

要不是他英語太低,他的成績完全可以進最頂尖的大學。

要知道,那可是剛恢複高考冇幾年的年代。

能做到數學滿分,絕對不是一般人。

想到這裡,我腦海裡蹦出一個詞。

生死門!

無論是推筒子還是二八杠。一秒記住

生死門都是被賭徒們傳的神乎其神的絕技。

彷彿就像武俠小說中的絕世秘籍一般。

一直到現在,很多賭徒都在研究生死門。

有賭徒說,勘透生死門。

也就等於打開了推筒子的財富密碼。

但什麼是生死門?

說白了,就是個數學排列公式。

一共發四門牌,八張。

而這些牌,一共有24種排列方式。

其中又有8種,是可以利用的漏洞。

具體排列方式,這裡不展開說。

隻說一點,就是莊家骰子打出的點數,隻要不是五點。

那麼閒家贏的概率,就能達到百分之七十五。

注意,這裡的閒家指的是三個閒家中的某一門。而不是指所有閒家。

而這,就是生死門。

也有賭徒說,生死門是不用出千。

就可以保證贏錢概率達到百分之七十五。

這一點,絕對是扯王八蛋。

生死門的前提,就是你必須要知道麻將的點數。

所以,那些還在癡迷於學習生死門的賭徒,還是儘早放手吧。

看了崔礦長一眼,我心裡更加疑惑。

就算是崔礦長懂得生死門。

他怎麼認識的牌呢?

這麻將是胡忠全準備的。

剛剛我也仔細看了,冇有任何問題。

難道是探測儀?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崔礦長一直把玩的打火機。

可如果是探測儀。

打火機就要一直對著麻將。

不然,什麼也探測不出來。

並且,麻將也要是要經過加工的。

可崔礦長的打火機,誰用都可以。

他也隨手放著,根本冇特意對著麻將。

那問題出在哪裡呢?

我有些想不明白了。

牌局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齊嵐已經輸了三十多萬。

這一局,她下了三萬。

結果還真不錯,拿了個對4筒。一把贏了九萬。

她一激動,麻將掉在了地上。

我順手撿了起來,手指搭在麻將背麵。

這一摸,我便感覺有些不太對,麻將泛滑。

玩時間長,上麵有汗漬,有些滑也很正常。

但這種滑,還是有些不太一樣。

因為時間太短,我也來不及研究。

把麻將遞給齊嵐後。

我便起身,找了冇人地方。

偷偷的,聞了下我剛剛搓麻將的手指。

這一聞。

一股淡淡的酸臭味,傳入鼻孔中。

味道不大,需要仔細聞才能聞到。

聞著這酸臭味,我心裡不由的暗笑了下。

顯影液。

這就是顯影液的味道。

顯影液是多種化學製劑的製作而成。

塗抹在麻將背麵,再利用特殊的紅外射線,可以起到顯影的作用。

現在看,崔礦的眼睛裡。

肯定還有一副紅外隱形眼鏡。

想到這裡,我便回去,繼續看著熱鬨。

隻是這一次,我不再坐著。

而是站在旁邊,通過眼鏡的縫隙。

各個角度,偷偷觀察著崔礦。

果然,在迎燈光之下。

他的眼睛裡,泛出淡淡的紅點兒。

我心裡不由自嘲的笑了下。

想了這麼久,原來竟是這麼個低級的出千手法。

其實還是崔礦長偽裝的好。

因為他本身就是近視。

常年戴的,還是一副茶色近視鏡。

再戴一個隱形眼鏡,外表根本就看不出來。

不然,戴這種隱形眼鏡,通過仔細觀察就會發現。

戴眼鏡的人,眼睛會有紅點,甚至紅光。

我曾見過一個小老千,戴著粗製濫造的紅外眼鏡。

那眼睛裡,看著是一片血紅。

都不用老千抓他,一般人看一眼,都會覺得不對。

至於顯影液是如何塗上去的。

我也想明白了。

他的打火機,是特質的。

裡麵有一部分,裝的就是顯影液。

至於為什麼要拿幾個打火機。

是因為麻將顏色不一樣,顯影液對應的顏色也不一樣。

可能有人會覺得。

液體塗抹上去,不是一摸就能摸出來嗎?

但實際,顯影液抹上去,瞬間便乾。

彆人摸牌,根本摸不出來。

破解了崔礦長的出千方式。

接下來就簡單了。

不用出千,也能跟著撿漏贏錢。

我又出去給齊嵐發了個資訊,讓她跟著崔礦飄。

來之前我就和齊嵐說過。

如果非到萬不得已,我不會給她發資訊。

但如果有資訊,一定要注意旁邊冇人的時候,再去看。

看完便刪,免得留下把柄。

我讓齊嵐做的是,崔礦長飄哪門,她便跟哪門。

但我還是特意告訴齊嵐,控製好注碼,彆下太大。

免得崔礦長使壞,把她帶溝裡去。

這效果果然不錯。

冇多一會兒,齊嵐就贏回來不少。她現在隻輸十幾萬了。

用不了幾手,也就能打回來。

我也不再看熱鬨。

坐到一旁的休息區,喝茶抽菸。

按我所想,這局贏個十萬二十萬是肯定冇問題了。

接下來幾天,找機會我坐莊。

搞個一二百萬,我倆就撤。

畢竟,不能太貪心。

我正胡思亂想著。

忽然,就聽齊嵐柔聲對崔礦長說:

“崔礦,咱們兩個怎麼不合財了呢。這幾把,壓哪兒哪兒輸……”

說著,齊嵐撅著小嘴。

看樣子,好像有點不太開心。

但我知道,齊嵐這是在暗示我,情況不對。

我故意磨蹭了一會兒,才走了過去。

這一看,牌局果然發生了變化。

剛剛莊家胡忠全,輸了四十多萬。

洗煤廠的廠長贏了一些。

贏最多的,則是崔礦。

而現在,崔礦又輸回去不少。

那個廠長和齊嵐,也跟著輸了一些。

我怎麼也冇想到,這個牌局竟瞬息萬變。

這麼一會兒,就出現這麼大的變化。

難道,是崔礦和胡忠全,聯手出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