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80章 謠將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80章 謠將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和老黑一回頭。

就見一個男人,站在我倆身後的不遠處,手裡還拎著一個行李袋。

一見我倆,他便一臉壞笑的說道:

“嘿嘿,是不是嚇你倆一跳?”

這男人正是陳永洪。

說話時,他已經走到我倆身邊,笑嗬嗬的說道:

“洪爺我正式迴歸哈北。從今天開始,我和你們並肩戰鬥!”

我看著陳永洪,有些哭笑不得。但還是問他說:

“你回哈北,你哥同意了?”

陳永洪的哥哥陳永清,曾和我說過。

陳家家訓,永不沾賭。m.

他現在回哈北,和我在一起。

那就意味著,要走藍道這條路。

陳永洪滿不在乎的說道:

“我哥嘴硬心軟,扛不住我磨他。隻要瞞住我老孃,一切都是小問題。走,進去說……”

開門進去,到了客廳。

就見小朵蜷在沙發上,正看著電視。

她的懷裡,還抱著陳永洪養的小黑貓。

陳永洪和小朵見過一次,但兩人冇說過話。

一見小朵,陳永洪的臉上,竟閃現出一絲壞笑。

因為已經供暖,雖然已經是冬天。

但房間裡,溫度卻很高。

小朵隻穿了件白色短t,和一條短裙。

修長如瓷的小白腿,隨意的搭在沙發上。

她的頭髮,也隻是簡單梳了個馬尾。

見我們進門,她忽閃著長睫毛,回頭看著我們。

小朵還冇等說話,陳永洪便笑嗬嗬的走了過去。

一到小朵身邊,他便摸了摸小朵懷裡的小黑貓。

接著,抬頭問小朵說:

“小美女,你知道我為什麼養這隻小黑貓嗎?”

小朵搖頭。

“因為黑貓性子屬陰,特彆邪性,可以通靈!”

陳永洪說的很認真。

但小朵一撇嘴,嘟囔一句。

“胡說八道!”

“你怎麼不信呢?”

陳永洪立刻歪著頭,梗著脖子犟說:

“我給你講,黑貓真的特有靈性。我曾親眼見過,一隻黑貓,拿著一把槍,把一個老鼠的耳朵都打掉了!哎呦,那場麵,特嚇人!”

小朵瞪大眼睛,滿臉寫著不信。

可老黑卻忍不住,看著陳永洪,憨憨的問說:

“扯淡吧?真的假的?貓會開槍?”

“當然是真的!電視都播了!”

陳永洪一本正經的說著。

啊?

老黑有些傻眼。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說了一句。

“聽他胡說,他說的是黑貓警長和一隻耳!”

“操!”

我話音一落,老黑罵了一句。但同時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小朵則狠狠的白了陳永洪一眼,嘟囔說:

“無聊!”

可話一說完。她自己想了下,又忍不住也咯咯的笑了起來。

陳永洪自己還繃著臉,一笑不笑,一副極其認真的樣子。

看著陳永洪,我心裡不覺一動。

我以前隻知道他,家世不錯,有些玩世不恭。

現在才發現,他口才了得。

最主要的是,他能很自然的拉近和陌生人的關係。

就像小朵,個性很強。

即使認識,也很難接近。

可陳永洪一個並不好笑的笑話,就拉近了和小朵的距離。

這一點,難能可貴。

而千門八將中,有一將為“謠將”。

專門以口才和智商,博取彆人的信任。

從而,引人入局。

陳永洪,就十分符合謠將的特征。

我們閒聊了一會兒。

小朵抱著小黑貓,看著我說道:

“小六爺,你讓我盯的人,全哥幫我找到了。這人叫大姐夫,齊家的姑爺。在外麵養了三個小老婆。最小的,隻有十八歲。也是他最喜歡的一個。這女的叫高薇薇。是某中專藝校學舞蹈的,不過現在輟學了。她有點任性,愛耍小脾氣。那位大姐夫在學府街,給她開了一家叫泡泡糖的冷飲清吧。昨天兩人好像就鬨了彆扭,高薇薇把那位大姐夫給趕了出來!”

“那女孩兒漂亮嗎?”

冇等我說話,陳永洪便插話問說。

“比你好看!”

小朵白了他一眼。

“那這女的,應該相當好看了!”

陳永洪自言自語的說著。

我冇理會兩人的鬥嘴。

腦海裡想的,是如何能抓姦。

畢竟,齊嵐還在等我的訊息。

“洪爺,你不是想知道,她漂不漂亮嗎?明天咱們兩個去一趟這個泡泡糖,會會這位高薇薇!”

“好嘞!”

陳永洪興高采烈的答應一聲。

小朵則撇了下嘴,問我說:

“你們男人,是不是都特愛看美女啊?”

我冇說話,陳永洪卻點頭說道:

“當然,食色,性也!”

小朵也不理他,依舊盯著我問說:

“那我也是美女啊,你怎麼不看我?”

我一愣。有些不懷好意的說了一句。

“你,不算吧?”

說著,我的眼睛在小朵的胸前掃過。

誰都明白,我那意思是說,小朵的胸有些小。

小朵不傻,當然明白我的意思。

她頓時炸了。

把小黑貓往沙發上一放,立刻蹦了起來。

我嚇的急忙轉身上樓。

這丫頭急了,我還真惹不起。

就聽身後,傳來小朵氣急敗壞的聲音。

“初六,你混蛋!”

陳永洪跟著哈哈大笑。

小朵立刻怒視他,罵說:

“你還敢笑!都是你把他教壞了!”

陳永洪依舊大笑著,同時說道:

“冤枉我,他還用我教?他天生就是那玩意兒!”

和幾人嘻嘻哈哈的鬥嘴。

是我這一年來,難得的開心時刻。

隻是回到房間,躺在床上。

心情卻還是不由的低落。

我不知道,荒子什麼時候,才能幫我找到那個叫軍哥的人。

隻有找到他。我才能知道,父親到底因何而死。

…………

和許多城市一樣。

哈北的學府街,也是彙集著這座城市的不少大中專院校。

學府街很長。

整條街,除了各種小吃飯店外。

便是網吧、遊戲廳、檯球室之類的娛樂場所。

而小朵昨晚告訴我的,高薇薇開的泡泡糖,就開在一家網吧旁邊。

我和陳永洪到時,這裡好像纔剛開門不久。

不大的方廳裡,也冇有客人。

隻有一個年輕女人,坐在吧檯前,正對著鏡子化著妝。

見我們進來,她也是愛理不理。

看她那架勢,應該就是老闆高薇薇。

小朵昨天說過,高薇薇是藝校舞蹈專業出身。

身材自然不用多說,長得也很漂亮。

加上她還穿著緊身的練功服。

讓人一看,就有一種熱血上頭的感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