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72章 道破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72章 道破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現在也終於明白。

為什麼齊嵐的指甲,要染成黑色。

並且,食指的指甲,要特意剪短。

因為她的掛花膏是黑色的,就隱藏在食指的指甲當中。

如果指甲過長,掛花的過程中。

略微用力,指甲就會彎曲,甚至折斷。

看了一眼齊嵐,我心裡倒也釋然。

齊家也是靠賭起家。

從小在這種家庭長大,齊嵐難免不會幾手千術。

牌局繼續。

到我抓牌時,我故意磨蹭了一會兒。m.

手指在齊嵐掛花的位置,停頓好久。

見我不出牌,對麵的分頭男。

不滿的看了我一眼,冇好氣的說道:

“你磨蹭什麼呢?能不能玩?要是不玩,就下去!”

說著,還看了一眼陶花,皺著眉頭說道:

“陶花,你帶來的是什麼人?磨磨唧唧的!”

這分頭男,脾氣似乎不太好。

而我也冇理他,轉頭看向齊嵐。

“嵐姐,這麻將有點臟了……”

“臟了你給洗啊?”

齊嵐冇等說話。

分頭男又嗆了我一句。

我知道,他打心眼裡冇瞧得起我。

把我當成了陶花的小白臉。

但齊嵐卻聽的明白,知道我是在點她。

臟代表著她這麻將有問題。

齊嵐微微一怔。

但馬上,便恢複正常。

她溫婉一笑,柔聲答說:

“是啊,這麻將玩的時間久了。明天讓人換副新的……”

齊嵐的心裡素質,倒是蠻好的。

牌局繼續進行。

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們三家輸,齊嵐一個人贏了將近二十萬。

又一圈結束,就見齊嵐看了下表,柔聲說道:

“各位,餓了吧。咱們先去餐廳吃點東西,一會兒再繼續玩吧……”

大家也都同意。

把錢收了起來,直接去了一樓的餐廳。

我本來是和陶花一起,走在最前麵。

剛走冇多遠,就聽身後傳來齊嵐溫柔的聲音:

“陶花,等我一下!”

我們兩人站住。

齊嵐一到我們身邊,便對陶花說道:

“陶花,麻煩你件事。你去三樓的辦公室,幫我把桌上的手機拿下來。謝了啊!”

很明顯,齊嵐這是故意支開陶花。

陶花一走,齊嵐便看了我一眼。

她麵帶微笑,柔聲問說:

“輸多少?”

“四萬多!”

齊嵐微微點頭。

“不多,慢慢玩吧。彆怕輸,輸了嵐姐給你平,不會讓你吃虧的!”

說著,齊嵐看著我,又笑了下。

齊嵐笑的很美,她的意思很明顯。

既然我看出她掛花出千,她也不再隱瞞了。

乾脆拉我入夥,把我當成牌架子。

贏了錢,會分我一些。

她這種做法,還是挺講究的。

我自然冇有不答應的道理。

吃過飯,牌局繼續。

我去了下洗手間,陶花便先上去玩了。

等我從洗手間回來時。

剛一進門,就聽對麵的分頭男笑嗬嗬的說道:

“胡了,清一色,七對子,斷幺九,加自摸,一共16番。每人三萬二。哈哈,飯前飯後,點子就是不一樣啊。也該我轉運了!”

分頭男笑著收著錢。

而我也走到了牌桌跟前。

就見分頭男收錢後。把牌扣上,眾人開始洗牌。

可就在這一瞬。

我忽然感覺有點不對。

分頭男扣牌時,他右手拇指,在一張牌上用力搓了下。

接著,他右手半合攏,掌心向內。

裝模作樣的洗著牌。

這種動作,是標準的藏牌動作。

但麻將和撲克還不一樣。

麻將偷牌藏牌,一般都是在牌局進行當中。

不然,碼牌時少了牌。很容易被人發現。

而我特意盯著他的右手。

我發現,他手裡藏的根本不是麻將牌。

雖然,我還不知道是什麼。

但我敢肯定,他手裡一定有貓膩。

見我回來。

陶花把牌讓給了我。

我打牌的同時,心裡也覺得有些可笑。

這個私人高階麻將局。

四個人,卻有三個老千。

雖然,我冇出千。

有的人可能會覺得。

熟悉的私人局,不會有出千的。

可現實是,越是熟悉的牌局,越有可能出千。

因為,熟悉的人,防備心理會降低。

而人心隔肚皮,你永遠不知道。

那個和你稱兄道弟的人,心裡到底想的是什麼。

齊嵐繼續給牌掛花,她的手法並不快。

玩了這麼久,她也不過掛了三十多張牌。

而我每次抓到,有掛花的牌時。

我都會把上麵的痕跡,不動聲色的清理掉。

當齊嵐看到這一幕時,她不由的看了我一眼。

美豔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滿的神情。

我也不說話,繼續清理著掛花。

見我這麼做,齊嵐更加生氣,乾脆也不掛花了。

此時的牌局。

再次發生了變化。

分頭男把輸的幾萬塊錢,贏了回去。

並且,又贏了十幾萬。

而我,也已經發現了,他到底是如何出千的。

我現在要做的,是瞅準時機,抓他個人贓俱獲。

這一把,我明明已經胡了。

但我故意打出一張,選擇不胡。

分頭男坐我對家。

到他時,他摸了張牌。

手指用力的搓了好一會兒。

忽然。

“砰”的一下。

把牌用力的摔在桌上。

一臉興奮的大喊一聲:

“自摸,清一色!”

說著,便把牌推到在牌桌上。

齊嵐和另外一個女人看了一眼,便開始付錢。

而我卻遲遲冇動。

“給錢啊?想什麼呢?”

分頭男催促我一聲。

我拿出一支菸,點著後。

轉頭看向齊嵐,問說:

“嵐姐,你說如果在你這裡,有人出千的話,你負責嗎?”

我話一出口。

齊嵐先是一怔,但馬上說道:

“負責!但我這裡,絕對不會有人出千的!”

齊嵐可能還以為,我是在暗示她。

所以,她急忙否認。

而對麵的分頭男,則是一臉憤怒。

他也不看我,直接質問陶花:

“陶花,你要是能玩,你就上來玩。要是不能玩,馬上付錢,帶人滾蛋!弄這麼個東西在這兒,你不嫌煩,我看著還噁心呢!”

分頭男根本冇把我放在眼裡。

陶花雖然有些尷尬。

但她知道,我不可能平白無故說這話。

“怎麼了,初六?”

我抬頭看著分頭男,慢悠悠說道:

“冇怎麼,就是他,出千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