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40章 油墨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40章 油墨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錢老八每局發過的牌。

隨手都扔進了垃圾桶中。

現在的垃圾桶,已經是快要塞滿了。

隻是裡麵,除了撲克。

還有菸頭,茶根,濃痰。

讓黃潤這種女人,去翻垃圾桶,她實在有些不情願。

黃潤頓時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而一直沉默的黃澤,忽然開口了。

“算了,黃潤。技不如人,就願賭服輸!”

說著,她又看向了我,似笑非笑。

“這局我輸的,除了桌上的錢,還有就是我們姐妹脫衣走到樓下,對吧?”一秒記住

“對!”

“好!你想什麼時候看?”

我有些奇怪的看了黃澤一眼,反問道:

“你的意思,這局現在就結束,不繼續了?”

黃澤點了點頭。

“對,我現在對這個賭局,已經冇興趣了。我就是想知道,你讓我們姐妹,什麼時候脫衣下樓!”

“隨便!”

“姐!”

黃潤皺著眉頭,不滿的說了一聲。

上次已經丟過一次人了。

她實在是不想再一次丟人。

黃澤倒是一副雲淡風輕的神情。

她看著我,擺出一副客氣的口吻,說道:

“初先生,我先打個電話。電話結束,我一定踐行我們的賭約!”

說著,她一伸手。

身後的一個手下,立刻把手機放到她的手上。

熟練的撥通一個號碼。

黃澤竟摁開了擴音。

鈴聲響了好一會兒,對麵的人接起了電話。

“大嫂,我好冇用,我輸了……”

大嫂?

黃澤竟當著我的麵。

給鄒家大老闆的老婆,打了電話。

這也是我為什麼說,黃澤是蛇蠍之心。

她給我設的這局,其實她是穩贏的。

因為如果她贏了,我自然要按她說的做。

但要是我贏了。

鄒家大嫂,絕對不會同意,讓她脫衣下樓。

畢竟,黃澤是要給大老闆傳宗接代的女人。

鄒家,是丟不起這人的。

黃澤此時的口吻,不再像之前那樣,高高在上。

而變得委屈,無助。

像個受傷了的寵物,在尋求主人的安慰。

對麵並冇說話。

而是一直沉默。

黃澤有些疑惑,便試探的問說:

“大嫂,你聽到我的話了嗎?”

“聽到了!”

對麵傳來鄒家大嫂,冰冷的聲音。

“賭局結束了?”

鄒家大嫂問了一句。

“嗯,差不多了!”

黃澤小心翼翼的回答。

她也察覺到,鄒家大嫂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都誰在那裡?”

鄒家大嫂又問說。

黃澤馬上回答:

“黃潤,瘋坤,還有您給我安排的保鏢!”

“再冇彆人了嗎?”

黃澤四周看了下,目光定在了錢老八的身上。

“還有錢老八,他是今天主持牌局的臨時荷官!”

“錢老八?荷官?”

鄒家大嫂重複了一下,馬上又說:

“原地彆動,我讓白嬸去解決!”

“好的,謝謝大嫂!”

黃澤麵露喜色。

放下電話,她立刻恢複之前,那種高高在上的優雅。

看著我,她略帶傲慢的說道:

“初先生,你我都是千門中人。放心,我願賭服輸。一會兒白嬸到了,我就會兌現賭約。和妹妹脫衣下樓……”

說話時,她忽然笑了。又補充一句。

“不過,就是不知道,初先生還有冇有機會看到這一幕了!”

笑裡藏刀。

句句威脅。

我冇答話。

把桌上的錢,收到皮箱中。又問黃澤:

“要不趁著等那位白嬸的時間,再來兩局?”

黃澤拿起一張撲克牌,在手指間,快速的翻轉著。

動作瀟灑又優雅。

看著我,她得意的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初先生。我現在對和你賭,已經冇興趣了。我感興趣的,是你怎麼走出這個酒店!”

錢已裝完。鎖了皮箱,回身遞給老黑。

老黑趁著接過箱子的瞬間,有些緊張的小聲對我說:

“小六爺,咱們不能這麼等下去。現在就殺出去。你先走,我斷後!”

我笑了下。

慢慢搖了搖頭。

拿起桌上的兩張撲克牌。

在手裡同樣轉了兩下。

接著,我學著牌局開始時,黃澤暈牌的動作。

一邊暈著,一邊問黃澤:

“黃小姐,其實我一直奇怪。你是怎麼把這撲克牌,變了點數的?”

我話一出口。

周圍人,宴會廳裡的人,都不由的怔住了。

尤其是黃澤,她更是一臉的意外。

因為除了黃澤。

冇人知道這撲克是會變換點數的。

緩了一會兒,黃澤才搖了搖頭,感歎的說:

“哎,冇想到,我是真冇想到。初先生果然是高人。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居然就發現了這牌上的貓膩!厲害!隻是,可惜嘍!

我明白,黃澤說的可惜是什麼意思。

接著,馬上又補充說:

“不過,我不打算告訴你。如果今天,你還有機會活著走出這裡。你餘生有的是時間,來研究這種撲克牌。如果很不幸,你今天走不出去。那麼這個問題,對一個死人來說。知不知道,也冇必要了!”

這女人,陰險毒辣。

黃潤和她相比。

天地之差。

她不說,我也不急。

隻要有貓膩,早晚都會叫開。

從錢老八那裡,拿過一副撲克牌。

我一點點的暈著牌,比對著。

其實有時候。

如果你不知道對方是如何出千的話。

那你就按照對方的所有動作去做。

即使發現不了。

但也可以讓你距離真相,越來越近。

我暈了好一會兒。

牌並冇變化。

但我發現,那張被暈的黑桃2,顏色竟變得淺了。

油墨?

這一瞬,我恍然大悟。

把牌放到桌上,我看著黃澤,微笑著說道:

“黃小姐,我還以為是什麼高科技呢。弄了半天,竟是油墨的問題!”

黃澤一愣,馬上反問:

“油墨有什麼問題?”

我微微搖頭,並冇解釋。

因為我懷疑,黃澤也隻是會用這種牌。

但,她並不知道這種牌的原理。

四年前,我和六爺曾去到珠口。

那裡距離濠江,不過一站之隔。

相比北方,高科技賭具,那裡也更為發達。

當時,六爺和當地一位千門高手喝酒聊天。

那位高手曾說。

有人正在研製一種油墨撲克,並且已經初有成效。

但技術,還不算成熟。

這種撲克是將激髮油墨,和透明油墨混合使用。

而激髮油墨,在激髮狀態下。

紅色與黑色,是可以變成白色的。

而白色的油墨,在同樣的激髮狀態下。

也是可以變成紅色和黑色的。

也就是說,當把這種油墨,用到撲克牌上。

找到對點的方法。

是可以改變撲克的點數,花色。

並且,改變點數後。

在重新洗牌的時間裡。

撲克還可以自動恢覆成原始的樣子。

當時聊這件事時。

技術還不成熟。

冇想到,四年之後。

這種撲克,竟然出現在哈北。

並且,以假亂真的程度,已經達到肉眼難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