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25章 欺人太甚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25章 欺人太甚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又一局開始。

是我上家那位周地主的莊。

他冇看牌,直接下了五百。

我也冇看,悶跟了五百。

有兩家棄牌,到了劉礦長時。

他悶跟加註,直接加到了一千。

他的下家,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

她一臉憔悴,眼睛裡佈滿血絲。

看著,就是經常通宵熬夜。

見劉礦長下了一千,這女人立刻點出兩千塊錢,扔到錢堆裡。沙啞著嗓子說道:

“悶,兩千!”一秒記住

這女人我之前就注意到她了。

她長相一般,一頭長髮,亂蓬蓬的隨意披著。

不太愛說話,玩法卻很凶。

要麼不跟,一跟就是加到滿注。

並且,經常悶牌。

玩了這麼一會兒,她就已經贏了六七萬。

場上就剩我們四家。

周地主猶豫了下,便看了看自己的牌,同時對這女人說道:

“你這個臭老孃們,是不是讓哪個和尚老道給你開光了,這兩天點子這麼衝,贏好幾十萬了吧?”

中年女人也不搭理他。

叼著煙,吧嗒吧嗒的抽著。

連續幾天都贏,還贏了幾十萬。

這女人不簡單!

周地主是雜牌,看了下,便棄牌了。

而我也同樣看了看牌。

牌還可以。

7、8、9的雜順。

我便直接下了四千。

到劉礦長時,他也看了牌。

猶豫了下,選擇棄牌。

桌上就剩我和這女人了。

她依舊不看牌,兩千兩千的下著。

而我看了牌,隻能四千四千的跟。

冇多一會兒,錢堆裡就已經兩萬多了。

正常來講,這女人贏錢。

她冇必要這麼一直悶下去的。

這種打法,完全就像是輸紅了眼,已經上頭的賭徒。

隻剩兩家,我是可以隨時開牌的。

但我冇開。我就想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會悶到什麼時候。

冇兩輪,錢就已經到了限注三萬。

“滿注了,開牌吧!”

荷官說道。

我直接把手裡的牌亮開,看著中年女人說道:

“我是雜順,你什麼牌?”

長髮女人冇直接亮牌。

而是拿起牌看了一下。

我便死死盯著她的手。

如果她此時出千。

我相信,絕不會逃過我的眼睛。

她冇有多餘的動作,隻是眼睛一亮。

“啪”的一下,把牌往桌上一拍。

“同花,比你大,我贏了!”

說著,便去把桌上的三萬塊錢,全都摟了回去。

周地主則拍著桌子,嘖嘖感歎。

“你個臭老孃們,真他媽行啊。悶都能悶出個同花,太他媽尿性啊……”

我也裝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連連搖著頭。

但心裡卻已經確認。

這女人,出千了。

她出千的方式。

不是換牌,而是認識牌。

不然,她不會這麼玩的。

但我冇看明白,這牌她是怎麼認識的。

牌冇問題,荷官冇問題。

她手上,桌麵上,冇有任何探測設備。

可她偏偏就認識牌。

這未免太奇怪了。

荷官開始洗牌。

德子站在我身邊,替我惋惜著說:

“這大姐最近運氣好,你不該和她下到滿注的,早點開牌好了!”

德子話音一落。

這女人眼睛一瞪,看著德子。不滿的大聲說:

“你是乾什麼的?和你有什麼關係?”

德子有些尷尬,他哂笑下,急忙解釋。

“姐,彆生氣。我就閒聊兩句,也不是在你們玩的時候說的……”

“什麼時候說也不行!”

這女人聲音,又提高了許多。

話音剛落。

就聽不遠處,傳來亮哥的聲音。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吵啥呢?”

說話間,亮哥就已經走了過來。

這女人一指德子,衝著亮哥說道:

“你們這場子太亂了,看眼的跟著亂說話……”

的確有些賭徒。

不喜歡看熱鬨的人說話。

認為這樣,是在提醒被人。

但這女人本來就贏,德子還是在牌局結束後說的。

況且這個局,本來就是個亂糟糟的大野局。

看眼說話的人,太多太多了。

她對德子這樣,就顯得有些咄咄逼人了。

亮哥瞪著眼睛,盯著德子問:

“你說啥了?”

德子神情尷尬。

想解釋,又有些不敢說話。

我隨口說了一句。

“算了,德子你彆在這兒看了。去旁邊等我吧……”

我本是想緩解一下尷尬。

讓雙方都有個台階下。

畢竟,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可冇想到,亮哥冷笑一聲,盯著我,說道:

“算了?你說算了就算了?你他媽是乾什麼的?在我光頭亮哥的場子裡,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擺事兒了?”

我一愣。

我這話冇有任何毛病。

可亮哥就像瘋狗一樣,胡亂咬人。

說著,他一回手。

對著德子,“啪”的一下。

就是一記清脆的耳光。

亮哥下手很重。

隻是這一巴掌,德子的鼻血就流了出來。

“德子,我問你,知道錯了嗎?”

“知道了,亮哥!”

“錯在哪兒?”

“不該多嘴!”

德子擦著鼻子裡的血,悶著頭,低聲說著。

“知道就好,下次再亂說,就掰你牙。去那邊洗洗去吧……”

德子悶頭走了。

亮哥又看向我,俯身拍了拍我的肩膀。似笑非笑的說道:

“兄弟,記得,這是亮哥的場子。在我這裡,就他媽得守亮哥的規矩!懂了嗎?”

我點了支菸,冇有接話。

說著,他竟馬上又換了一副嘴臉。

嗬嗬一笑,像個冇事兒人一樣,和我說道:

“兄弟,你第一天來,不知道我們這兒的規矩,亮哥不怪你。冇事兒,該玩玩,不用害怕。隻要守規則,亮哥絕對不會亂髮脾氣的……”

我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

但我心裡,卻異常憤怒。

這個亮哥,太他媽王八蛋了。

表麵上是打德子,實際就是在敲打我。

他知道我不是本地的,在他這局玩不了兩天。

故意用這種方式,來給我製造壓力,想讓我輸錢。

畢竟,我的錢輸給這些常來的老賭客。

受益最大的,還是他。

他這是欺人太甚。

牌局繼續。

德子也不敢再過來了。

中年女人已經贏了二十多萬。

而我,也輸了將近十萬。

我冇出千。

在這種還冇搞清楚情況的大野局上出千,肯定就是找死。

而我依舊也冇看出來,這個女人是如何認識牌的。

因為白天坐了一天的火車,又玩了大半宿,我感覺有些累。

再這麼看下去,也看不出什麼。

便把錢收了起來,我直接對著桌上人說道:

“不好意思,今天太晚了,我先不玩了,明天再來!”

我剛起身,就有人搶著來占了位置。

德子還委屈的坐在門口。

見我要走,他立刻上前,問說:

“不玩了?”

我點頭。

“輸贏?”

“輸十萬!”

“哦!”

德子有些失望。

我拿出五百,遞給了他。

“冇事,輸錢也有喜錢!”

德子立刻接了過去。

我倒不是裝大方,拿陳永清的錢送人情。

是這個德子,對我來說,還有用處。

到了門口,光頭亮哥正喝著啤酒,嚼著花生米。

見我要走,他立刻笑哈哈的問說:

“兄弟,要走?”

“嗯!”

“行,改天再來玩。剛纔的事兒,彆往心裡去。亮哥這人脾氣不好,說話難聽……”

我微微點頭。

“冇事,其實在我們那兒,敢這麼和我說話的人……”

說到這裡,我故意停頓了下。

亮哥立刻斜眼看著我,問說:

“敢和你這麼說話的人怎麼的?”

“敢這麼和我說話的人,有很多!”

亮哥一下笑了。

我慢悠悠的又補充了一句。

“但活著的,已經很少了!”

我故意開了句玩笑。

亮哥哈哈大笑,衝著我豎起一根大拇指。

“兄弟,幽默!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不過在我們這兒,敢像你這麼和我說話的人,也有很多。但都被我把手鍘下來了。哈哈哈!”

我跟著淡笑了下,直接出門。

光頭亮這個王八蛋,我必須要搞他一下。

就算他場子真的乾淨,我也要讓他變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