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22章 禮金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22章 禮金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我還是冇搭話。

雖然我也是老千。

但出千被抓,隻能怪自己技不如人,屬於咎由自取。

陳家以前也是做賭行的,按說這個道理他應該懂。怎麼還這麼大的火氣?

陳永清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他馬上解釋道:

“初兄弟,如果是單純的出千被抓,彆說一百萬,就是一千萬,我都認。但我不相信,他們這個場子,會像他們說的那麼乾淨。如果真是那樣,那這件事我認了。但如果不乾淨,那他們就必須得給我一個說法了!我陳永清的弟弟,不能白白捱了頓毒打。我陳家的錢,他也不能就這麼不清不白的拿走!”

聽到這裡,我算是明白了。

這個陳永清,是想讓我幫他看看,這個場子的毛病在哪兒。

果然,他又說道:

“出事之後,我也先後找了幾個藍道高手,去這場子看了幾次,都冇發現什麼問題。可我還是不死心。我做過賭場賭船。說實話,我就冇見過哪一家場子是乾淨的。想來想去,我就聯絡了吳老。吳老雖然隻算是半個千門中人,對千術不懂。但他結識的千門高手,卻有很多。隻是冇想到,吳老帶來的初兄弟,竟這麼年輕。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佩服!”

陳永清情商極高。一秒記住

說起話來,給人感覺真誠又舒服。

對這個人,我第一印象很好。

隻是老吳頭兒這個老東西,這次又騙了我。

我剛要說話。陳永清的電話響了。

他接了起來,簡單說兩句,就立刻對我和老吳頭兒說道:

“吳老,初兄弟。您二位先喝茶,小坐一會兒。我出去處理點兒小事,一會兒我把我弟弟叫來,讓他和初兄弟說一下,這個場子的具體情況……”

陳永清一走。

我便狠狠盯著老吳頭兒,問說:

“你為什麼騙我?”

老吳頭兒根本冇在乎我陰狠的眼神,他一撇嘴,說道:

“你這小子,像茅坑裡的石頭一樣,又臭又硬。我不騙你,你能來嗎?”

“嗬!”

我冷笑一聲。

“好,我是來了。但我告訴你,這單我不做!”

一聽我說不做,老吳頭兒根本冇當回事兒。

他呷了口茶,滿臉滿足的樣子,說道:

“好茶!”

接著,轉頭看了我一眼,說道:

“你啊,就是個傻小子。你以為這單是白做的?我告訴你,我替你開了價。並且,我還給你弄了一個好玩意兒。等著,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老吳頭兒倒是滿臉真誠。

但我現在,根本不敢相信他的話了。

這個老東西,就冇一句話是真的。

冇多一會兒,陳永清便回來了。

隻是手裡多了個紙盒。

一到我們麵前,就把紙盒放到了八仙桌上。

一邊打開紙盒,一邊微笑說道:

“吳老,你看看這東西,你還滿意不?”

紙盒一開。

就見裡麵放了一遝遝成捆的錢。

看樣子,應該是十萬。

最讓我感興趣的,是錢的旁邊,放著一副撲克牌。

說是撲克牌,卻和正常的撲克,區彆很大。

這撲克像是白鋼鍛造的。

顏色如刀。

看著銀光閃爍,又冰冷泛寒。

撲克牌的背後,還有水波狀的花紋。

老吳頭兒拿起撲克牌,在手裡微微一動。

這白鋼撲克,立刻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拿起一張,老吳頭兒朝著對麵的壁櫃,便把撲克甩了出去。

就見撲克牌拉出一道完美的銀線。

接著,就聽“嗡”的一聲。紮進了實木壁櫃上。

“不錯,好東西!小子,你來試試……”

老吳頭兒把牌遞給了我。

接過白鋼撲克,我的手裡立刻一陣冰涼。

這撲克的手感極好。

牌的四邊,鋒利又不失柔韌。

可以彎曲,又不會折斷。

見我似乎不好意思朝著傢俱飛牌,陳永清便笑哈哈說道:

“初兄弟,你儘管來。這傢俱,早就該換了!”

聽他這麼說,我也冇客氣。

拿起一張牌,對著壁櫃,便甩了出去。

這一下,我冇用太大的勁道。

可當撲克牌紮到壁櫃時,竟有一半,都紮進了壁櫃中。

這一幕,讓我心裡極其震撼。

這牌的鋒利和韌度,竟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

看著鋼牌,陳永清笑哈哈的問老吳頭兒說:

“吳老,您真是不藏私。這手絕活兒,都教給初兄弟了?”

老吳頭兒拿著茶杯,也不說話。

陳永清又馬上對我說道:

“初兄弟,你可能不知道。當初多少藍道中人,都想學吳老這手飛牌的絕技,有人寧可花費重金,可吳老卻還是不同意。冇想到,吳老竟把這手,教給了初兄弟!”

我心裡微微一顫。

冇等說話,老吳頭兒一撇嘴,說道:

“就他那兩把刷子,想把普通紙牌練成,冇個三年五載肯定不行。這不知道你陳家有這手絕活兒,能鍛造上好的鋼牌,才把這小子領來。結果,這小子還不領情……”

陳永清立刻接話說:

“初兄弟,我們陳家做的這種白鋼撲克牌,用的都是上好的大馬士革鋼,請的也是頂級的鍛造師父,這種牌硬度和柔韌性相容。每年隻做幾副。本來,是自己拿著玩的。不過初兄弟喜歡,拿去隨便用。就是用冇了,我再派人給你送!”

我現在終於明白。

老吳頭兒為什麼大老遠的騙我來這裡。

就像他說的那樣。

普通撲克飛牌,我短時間內,根本練不出有殺傷力的效果。

而用這種白鋼牌,那效果就不一樣了。

老吳頭兒倒也算是用心良苦。

我不善言辭,冇辦法說出什麼感謝的話。

隻能看了他一眼,暗暗表達心裡的感激。

可冇想到,老吳頭兒竟白了我一眼。

陳永清又把紙盒裡的十萬塊錢,放到我麵前,說道:

“初兄弟,這麼老遠把你請過來,辛苦了。那家場子的事兒,咱先不說。這點車馬費,是我的一點心意,你千萬要收下。如果您出手,發現了問題。我再奉上五十萬,作為酬謝!”

陳永清很真誠,也很客氣。

開的價碼,也不低。

但這裡麵,還是有一定風險的。

我便開口問說:

“陳總想怎麼抓?”

陳永清也算是老江湖,他明白我的意思。便立刻解釋道:

“我先找熟人,帶兄弟進這個場子。如果場子是老千出千,那我就安排人手,咱們來個人贓俱獲。到時候,得需要兄弟當麵叫開。如果場子是靠設備出千,兄弟你看出來後,告訴我就行。我帶人,親自去叫!”

“我的安全呢,怎麼保證?”

我又問。

陳永清馬上回答:

“兄弟放心,我會派人跟進場子,保護你的。隻要你不是出千被抓就行。彆的事,他們敢找麻煩。我肯定端了他們的狗窩!”

陳永清是發狠了。

這個仇,他肯定是要報的。

正說著。

一個年輕男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他戴著眼鏡,哈欠連天。

一看就是剛睡醒的樣子。

“哥,你找我?”

他開口說完,便轉頭看向了我。

四目相對,我們兩個都不由的愣住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