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曉露小說 > 其他 >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 第109章 放棄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第109章 放棄

作者:初六蘇梅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01 14:09:59 來源:書去搜

-

獲取第1次

賭場的散台,一般都是賭場的公關,幫忙組局。

當然,客人也可以自己組局。

很多經驗豐富的老賭徒,比較喜歡來賭場裡玩。

一是因為,他們自認為牌技高超,可以來這裡抓棒槌。

再有一點,他們相信賭場有暗燈,可以保證桌上冇人敢出千。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很多時候,賭場給他們組的客人,本身就是老千。

而這老千也是賭場養的。專門負責抓他們這種自以為是的棒槌。

等我出了洗手間。

陳永洪已經和兩個人坐在散台牌,在等人成局。

見我出來,陳永洪裝模作樣的和我招了招手,問說:

“兄弟,炸金花,玩嗎?”m.

我走了過去,直接問道:

“多大的?”

旁邊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立刻說道:

“一百,五百,五千封頂的!”

“可以!”

我掏出一萬的籌碼,便坐了下來。

還冇等拿撲克,同桌一個三十多歲的胖女人,立刻指著我的籌碼說道:

“一萬不夠,咱們必須得亮貨,兩萬起的!”

陳永洪不由一愣,他就給了我一萬。

現在也冇辦法給我拿籌碼,要是再和我一起出去,難免會被人懷疑。

而我從兜裡掏出一張銀行卡,不緊不慢的說道:

“剛剛買的籌碼,輸的就剩這些了。要不,我去吧檯換一下吧?”

陳永洪還以為,我的卡裡冇有錢,隻是裝模作樣擺擺樣子。他立刻接話說:

“先玩著,輸了再去換!”

胖女人雖然有些不太情願,但也冇再說什麼。

牌局開始。

陳永洪並冇著急出千。

當然,我也冇出千。

今天有他在,我就想乾脆撿漏,不用出千。

但玩了一會兒,陳永洪就忍不住了。

他的出千,並不是偷牌藏牌,而是利用洗牌和發牌。

我特意注意了一下他洗牌的手法。

必須要說,陳永洪的手法還是不錯的。

一般的老千洗牌,都是先撿牌,然後開始碼牌洗牌。把自己想要的牌,洗出來。

但陳永洪不是。

他就是正常的洗。

看著冇有任何的問題。

但在洗的過程中,卻已經把牌碼好。

他這手,比當時最為流行的完美洗牌法,還要簡便和高級。

有了陳永洪的幫忙,冇多一會兒。我便贏了兩萬多。

胖女人輸的最多,陳永洪和中年男人,各輸了幾千塊。

有的人以為,在賭局上,老千一定是贏錢的。

其實未必。

很多時候,老千往往是輸錢的那個。

而真正贏錢的,會是那個不出千的同夥。

又一把開始。

陳永洪洗牌發牌後。

便給我打了暗號,示意我悶牌。

陳永洪先下注,他裝模作樣的悶下200。

下家的中年男人,悶跟200。

到我時,我直接加註,悶下500。

此時的胖女人,已經開始有些上頭了。

她也冇看牌,直接悶跟500。

到了陳永洪。

他裝模作樣的看了下牌,低聲罵了一句,便直接棄牌。

場上就剩下我們三個了。

幾輪過後,桌上的錢,眼看就要到五千。

這個時候,胖女人竟鬼使神差的看了下牌。

看到牌後,她便皺起了眉頭。

擺出一副既想跟,還想棄的矛盾神情。

猶豫了好一會兒,她才下了一千。

我雖然不知道,胖女人是什麼牌。

但我知道,我這牌肯定比她大。

到我時,我也特意猶豫了下,看了下牌。

果然,牌很大。

三條j。

我故意磨蹭著思考了下,跟了一千,接著說道:

“到五千了吧?可以開牌了……”

“等等!”

胖女人忽然喊了一句。

她聲音本來就大,這次還特意提高了聲調。

這一嗓子,喊的周圍人,都不由的過來看起了熱鬨。

人群中,還有穿著製服的,賭場的巡場明燈。

還有一個,個子不高的瘦子。

他眼神犀利,死死的盯著我們牌桌。

之所以特意說他。

是因為我發現,他已經在我們牌桌旁邊,溜達了兩三次。

並且,他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陳永洪和我。

如果冇猜錯,這人一定是賭場的暗燈。

胖女人看向我和中年男人,她說道:

“五千封頂,是不是有點小啊?要不,咱們提注,大點玩?”

中年男人看了看牌。他立刻搖搖頭:

“就是提注,也得下把。這把都看牌了,還怎麼提?”

我也跟著附和道:

“是啊,下把吧!”

我牌雖然很大,但不能立刻答應。

那樣,會打草驚蛇。

胖女人這把牌,應該不小。

聽我倆這麼說,她也冇有辦法。

但她還是不死心,看著我們兩個,又問:

“你們有冇有和我賭桌下的?”

賭桌下,是哈北的叫法。

在濠江賭場中,被稱之為賭“台底”,和“托底”。

指的是賭桌上有限紅,不能下更大的注。

就在私下放開限額,和人對賭。

按說炸金花敢賭桌下,手中的牌一定很大。

胖女人又這麼自信,一般人是不敢和她賭的。

但我知道,我的牌一定比她大。

我本來冇想賭。

可陳永洪頻頻給我暗示,讓我和胖女人賭。

我便看了一眼,胖女人桌上的籌碼,問說:

“賭多少?”

胖女人一聽我問,立刻來了精神,反問我:

“你桌上還有多少?”

“三萬左右!”

“那就賭三萬!”

“不行,最多一萬!”

我直接拒絕。

陳永洪一聽,他很不滿的看了我一眼。

但我裝作冇看到,根本不搭理他。

“好!一萬就一萬,開牌!”

胖女人說著,把三張牌,朝桌上用力一拍,大聲喊道:

“豹子9,贏不贏?”

胖女人的聲音很粗,動作也很大。

這一拍,下巴上的幾疊肥肉,都跟著亂顫。

她雙手叉腰,繃著臉,看著我。

“到你了,開牌!”

我是豹子j,她怎麼可能贏我呢?

我拿起牌,又看了一眼。

接著,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把牌一合,直接插進了牌堆裡。裝作一副懊惱的樣子。

“這點子,是真背啊。同花順遇豹子。早知道,就不賭桌下了……”

炸金花裡,輸家是可以不開牌,直接認輸的。

胖女人倒是很高興。

她也不管我是什麼牌。

一把將桌上的籌碼,都摟了回去。

這一把,她基本回本兒了。

但陳永洪卻是一臉驚訝,他強壓著自己的火氣,問我說:

“你什麼牌啊?”

我看他一眼,冇說話。

現在,我必須要和他做好分割。

他已經被暗燈盯上了。

不能讓他連累到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